逆战阁 > 都市小说 > 乘风少年 > 章节目录 20 阿佐夫

章节目录 20 阿佐夫

 热门推荐:
    楚玲珑大声道,“好!”

    她打起精神,带着三个年轻人,继续猛攻克罗尔。

    伊莎贝拉看了一眼克罗尔,一咬牙,嗖的一声,向外逃去。

    唐宁身形一闪,追上去挡住了她的路,一拳猛击她的胸膛。

    伊莎贝拉敏捷的闪开,接着出手还击。

    两人你来我往,打在了一处。

    伊莎贝拉是两千多年的吸血鬼,力量极大,速度更是快的吓人,但唐宁有神力符,神行符和五雷符的加持,速度更快,力量更加强大。两人缠斗了仅仅三四个回合,伊莎贝拉自知不敌,惊恐不已,转身继续往外跑,被唐宁追赶上,一脚踹到屁股上,摔了一个狗啃屎。

    狼狈的伊莎贝拉顾不上仪态了,爬起来,纵身一跃,化作无数蝙蝠,绕过唐宁,冲出了城堡。

    唐宁没想到她还有这一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些蝙蝠飞走了。

    她一咬牙,一拳砸到了自己的手心里,身形一闪,回来对付克罗尔。

    此时的克罗尔已经浑身是伤了,但是楚玲珑他们只能伤他,却始终无法刺中他的心脏,所以根本杀不了他。

    克罗尔此时也有信心了,狞笑着向楚玲珑发起了反攻。

    正在这时,唐宁冲了进来。

    她正要加入战斗,耳边突然传来了吴悠悠的声音,“你别动手,喊句话,吓他一下就行……”

    唐宁愣了一下,随即明白了。

    她深吸一口气,冲克罗尔一声断喝,“克罗尔!”

    这一声,宛如震荡波,带着强劲的五雷之气,震得大厅内的空气为之一颤。

    克罗尔心里一冷。

    几乎同时,噗的一声,锋利的镇族剑刺穿了他的心脏。

    克罗尔吃惊的看着楚玲珑,似乎没反应过来。

    楚玲珑一脚踹到他的胸口上,使劲一蹬,拔出了宝剑。

    克罗尔蹬蹬蹬后退几步,茫然的看着楚玲珑等人,一屁股坐到地上,砰的一声炸开,变成了一地的血肉。

    唐宁松了口气。

    楚玲珑也松了口气,她快步来到唐宁面前,抱拳道,“多谢唐小姐!”

    唐宁拿出一瓶水,交给她,“这是符水,找到楚河后,给他用,等血符散开再救他。”

    楚玲珑接过来,“明白!”

    “这里就交给你们了”,唐宁说,“刚才跑了的那个是天祭的公爵伊莎贝拉,我得去追她。你们救了楚河之后就回酒店,等我回去,咱们直接去机场。”

    “好!”,楚玲珑点头。

    唐宁转身走出了大厅。

    楚玲珑目送她离开,轻轻出了口气,转过带着三个人,向城堡深处走去。

    ……

    来到城堡外,吴悠悠显出了身形。

    “伊莎贝拉去哪了?”,唐宁问。

    “没跑远”,吴悠悠拉住她的手,“这一次,咱俩一人一个,你对付她,还有一个老吸血鬼阿佐夫,我来对付。”

    唐宁点头,“好!”

    吴悠悠冲她一笑,身形一闪,带着她来到了城郊的一处墓园外。

    唐宁看了看,小声问他,“在这?”

    吴悠悠示意她别说话,拉住她的手隐住身形,接着一指远处,示意她往那看。

    唐宁转头一看,只见一片黑云带着翅膀扇动的声音,呼啸着飞了过来。

    她顿时明白了。

    这不是什么黑云,这是蝙蝠!

    伊莎贝拉来了!

    蝙蝠们飞到墓园外,落地化作了狼狈的伊莎贝拉。

    她警觉地看了看四周,确认安全之后,整了一下发型和衣服,平静了一下情绪,走进了墓园。

    唐宁看了看吴悠悠。

    吴悠悠领着她,跟着走进了墓园,远远的跟上了伊莎贝拉。

    这墓园很古老,面积很大,沿着小路往前走,穿过一座树林之后,远处出现了一座小教堂。

    伊莎贝拉加快了脚步。

    她快步来到教堂前,伸手敲门,同时叫门,“阿佐夫!”

    很快,门开了。

    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打开了门,他头发稀疏,眼睛是血红色的,鹰钩鼻子,看上去宛如一只凶狠的秃鹰。

    他看了看伊莎贝拉,又看了看他身后,脸上露出了怪异的笑容。

    “克罗尔死了?”,他问。

    伊莎贝拉点了点头,“他不听我的话,被杀了,我们的对手很强大,我也差点被杀掉,好不容易才逃出来的。阿佐夫,他们很快会追来这里,我们应该带圣母之血离开,去萨拉古城!”阿佐夫直勾勾的看着她,仿佛在看自己的猎物。

    伊莎贝拉皱眉,“你在听我说话吗?”

    阿佐夫眼中冒出了凶光,一把掐住了她的喉咙,恶狠狠的说道,“你这是在对我说话吗?我亲爱的女公爵?!”

    伊莎贝拉惊恐不已,赶紧求饶,“不!伟大的阿佐夫公爵,我绝不敢对您有丝毫的不敬,请您宽恕我……”

    阿佐夫冷冷一笑,这才松开了她。

    伊莎贝拉捂着脖子,怯生生的低下了头。

    “现在去萨拉古城,已经来不及了”,阿佐夫看了看周围,对她说,“他们很快就会追来这里,现在只有一个办法了……”

    伊莎贝拉一惊,下意识的后退,“不!不!……”

    阿佐夫一把抓住她,血红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强调,“这是唯一的办法!唯一的!……”

    伊莎贝拉不住的摇头,“不!伟大的阿佐格,我祈求你,请不要这样做!……”

    阿佐夫没理会,一把将她拽进教堂,砰的一声,将门关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