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战阁 > 都市小说 > 乘风少年 > 章节目录 22 怪蛇

章节目录 22 怪蛇

 热门推荐:
    来到后院丹房,陈太极追了上来。

    “小少爷,我把我师父抓来了!”,他大声说道。

    吴悠悠停下脚步,转过来看了他一眼。

    陈太极一愣,赶紧改口,“额……不是不是,我把我师父……额……我把我师父请来了……”

    吴悠悠没说话,转身走进了丹房。

    陈太极松了口气,紧跟了进来。

    来到罗汉床边,吴悠悠吩咐他,“把你师父的阴神送入眉心,然后用安魂咒为他安魂……安魂咒,你学过吧?”

    “嗯!”,陈太极点头,“学过!”

    “好”,吴悠悠转过来,伸出一只手指,在王宝眉心轻轻一点,解开了闭阳符。

    王宝的眉毛微微颤了一下。

    吴悠悠吩咐陈太极,“开始吧。”

    “嗯!”,陈太极点点头,看了看自己紧握着的右手,走到床边,伸手按住了王宝的眉心,念起了咒语。

    吴悠悠转身走出了丹房。

    陈太极能做的,就让他做,自己没必要看着了。

    他身形一闪,来到了房顶上,拉住唐宁的手,将她带回了院子里。

    唐宁用手比划,问他是不是可以说话了?

    吴悠悠一笑,“可以了。”

    “刚才是怎么回事?”,唐宁小声问。“我用符封住了他的经络,把他的阴神逼了出来”,吴悠悠说,“这样一来,那反噬的咒体也就出来了。”

    “就是刚才那鬼脸?”,唐宁问。

    吴悠悠点点头,“他用的镇物,是用血练养的牛骨鬼头。这种镇物威力很大,中了这种镇魇的人,刚开始的时候会时不时的神志不清,严重了之后,直接就会突发脑溢血……”

    唐宁明白了,“于心之就是因为中了镇魇,时不时的神志不清,所以才输给了于尚书,然后事情就失控了……”

    “对”,吴悠悠看了看丹房,“现在反噬破开了,等王道长醒过来,咱们去于家祖坟。”

    “好!”,唐宁点头。

    正说着,陈太极开门跑了出来,边跑边喊,“小少爷,我师父醒了!”

    吴悠悠放心了,吩咐他,“你让他休息会,扶他去中厅。”

    “嗯!”,陈太极使劲点头。

    吴悠悠看看唐宁,“咱们走。”

    唐宁点了点头。

    俩人转身走出了院子。

    陈太极擦擦眼泪,转身走进了丹房。

    ……

    几分钟后,陈太极搀扶着虚弱的王宝,来到了中厅。

    此时的王宝基本已经成了废人,他脸色煞白,冷汗如雨,身子不住地哆嗦着,眼神都聚不起来了。

    吴悠悠和唐宁等他坐下之后,这才跟着坐下了。

    王宝喘息了一会,抬起头,无力的看了看陈太极,“给小少爷和唐小姐倒茶……”

    “是”,陈太极说。

    他转身出去,倒了两杯茶端回来,恭敬的放到了吴悠悠和唐宁的面前。

    吴悠悠端起茶,轻轻喝了一口,放下茶碗,看看王宝,“能走么?”

    “小少爷放心……”,王宝强打精神,“我修为虽然没有了,但底子还在……您和唐小姐先喝茶,我调息一会,最多十分钟,我就能走了……”

    吴悠悠想了想,吩咐陈太极,“去倒一盆热水,要滚烫的,给你师父泡脚。”

    “好!”,陈太极点头。

    王宝不解,茫然的看着吴悠悠,“小少爷,您这是……”

    吴悠悠没解释,端起茶,淡淡的吩咐道,“快去吧。”

    “是!”,陈太极转身去倒水了。

    王宝见吴悠悠不说,也不好多问了。

    他知道吴悠悠的水平远不是自己能比的,所以不用问,小少爷怎么说,他怎么做就是了。

    不一会,陈太极端着一盆滚烫的热水回来了。

    他来到王宝面前,把盆放下,伸手给脱了鞋袜,看了看那水,犹豫了一下,转头看向了吴悠悠,“小少爷,这水特别热……”

    吴悠悠不言语,继续喝茶。

    唐宁有些担心,问他,“会不会烫坏啊?”

    吴悠悠没理她。

    唐宁自觉多嘴,不再说话了。

    此时的王宝,已经垂下了头,气息微弱了。

    陈太极见吴悠悠不说话,也不敢再问了,他纠结的看了看师父,心一横,小心翼翼的把师父的左脚放进了滚烫的热水中。

    王宝没有反应。

    陈太极见状,松了口气,接着把师父的右脚也放进了盆中。

    热水很快覆盖了王宝的脚。

    他身子一激灵,猛地抬起头,靠在椅子上,张开了嘴巴,啊的一声叫了出来,瞪着眼睛,大口大口的喘息起来。

    陈太极吓了一跳,“师父!您……”

    他下意识的想把王宝的脚从盆里拿出来。

    “别碰他”,吴悠悠说。

    陈太极不敢不听,他跪在地上,紧张的看着师父,心提到了嗓子眼。

    王宝的脸迅速变的通红,红的发紫,豆大的汗珠不住地往下滴,双腿仿佛触电,剧烈的颤抖将盆里的热水都震了出来,洒了一地,溅到了陈太极的衣角上。

    “师父,您忍着点……忍着点……”,陈太极噙着眼泪,心疼不已。

    唐宁看着心里直发紧。

    吴悠悠很平静,自顾自的喝着茶。

    慢慢的,王宝平闭上了眼睛,开始平静下来了。

    他脸上的紫红开始褪去,身上也不哆嗦了,嘴里大口大口的吐气,吐出来的是肉眼都可以看见的寒气。

    陈太极这才放心些了。

    他虔诚的跪在师父面前,无意间低头看了一眼木盆。

    这一看,他一声惊呼,吓的向后窜出两三米,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唐宁一惊,本能的站了起来。

    吴悠悠看看陈太极,放下茶碗,问他,“看到了?”

    陈太极脸色苍白,惊恐的点头,“嗯……”

    吴悠悠很平静,“别大惊小怪的,去找一身你师父的衣服换上,一会该出发了。”

    “嗯……”

    陈太极哆嗦着站起来,心有余悸的看了那木盆一眼,咽了口唾沫,转身走了。

    唐宁看了看吴悠悠,忍不住走到木盆前往里一看,只见里面出现了两条火红色的怪蛇,在水里缠住了王宝的脚。

    她身上的汗毛,竖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