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战阁 > 玄幻小说 > 童小姐乖乖受宠 > 章节目录 第737章 你见过几个男人

章节目录 第737章 你见过几个男人

 热门推荐:
    陆珠待在傅家一整夜,晚饭几乎都在你来我往,虚伪的奉承中度过

    不同于在自家的自在,也没有以往的任性,陆珠这次是要乖乖的做一个大家闺秀,一个庞大企业继承人的妻子

    一顿饭下来,陆珠感觉到了虚脱的累

    简直笑的她脸都僵了,最后离开时,老夫人看着陆珠道:“我让厨房做了些竹雪最喜欢的菜,你们明天一起给她带去吧”

    陈竹雪是傅景宴的母亲,陆珠的准婆婆,他们见面的次数不超过三次,上次还是半年前的时候了

    陈竹雪喜静,常年住在山上的一家寺庙里,据说是要赎罪

    具体是赎什么罪,傅景宴没告诉她,她也没问过

    既然他们马上就要在临城婚礼,她这个儿媳妇,自然是要在结婚前,见一见自己这位准婆婆

    从傅家老宅出来,陆珠坐上车就整个人垮了下来

    靠在车窗上,一副没有生气的模样,像是打蔫了的黄瓜

    老宅门口,一群人目送着车子离开,人群中有人冷哼:“真是娶了个好老婆就飞黄腾达了”

    “就是,以前在傅家什么地位,没想到景昂一出事,反而让他捡了个便宜,刚刚成了继承人,转身就求娶了陆家的千金,傅景宴这小子真是有一手”

    “真是没想到,傅家竟然落在了他的手里”

    傅景月跟在傅四婶身边,听着身边的人一言一语,抿了抿唇,低声道:“如果不是这身份,五哥又怎么会娶她”

    这话落在这些人的耳朵里,又是一阵讥讽

    说来也是,傅景宴想在傅家站住脚,自然是先给自己找个有背景的老婆

    “说来说去,还是老五好命,这陆家小姐也不是谁想娶就能娶的”

    都说这陆家千金陆家一直保护的很好,世家提亲的人不少,可是娶到手的却只有傅景宴一个

    说羡慕谁不羡慕,漂亮的女人见得多了

    但是如果又漂亮,又能帮他们平步青云,自然是好上加好

    车上

    陆珠靠了靠身子,有些不舒服的哼唧了声,下一秒头被一只大手扣住,落在了另一边的肩膀上

    “到家叫你”

    傅景宴的声音没有起伏,面无表情的脸上看不出他此刻的喜怒

    陆珠原来还想挣扎一下,但是这一天她实在太累了,演戏比让她跑五千米还累,果然她不是一块当影后的料

    没踏入娱乐圈,真是太明智了

    黑色的车影从川流不息的公路上疾驰而过,只留下了一道卷起的斑斓车影

    车里的人动了动,过了半晌,陆珠的声音才缓缓的传来

    “傅景宴你是不是特别辛苦?”

    她来了一天,都觉得这种家庭待的难受

    所有人看的只有自己的利益,没有一个人是真正的相互心疼,把彼此当成家人照顾

    “习惯了”

    傅景宴轻声道,陆珠抬起头,认真的看着他:“我觉得你特别不容易”

    见男人转头看着她,昏暗的光线打在他的脸上,车窗外的五光十色将他的脸照得模糊

    陆珠看着他的眼睛,太暗了,看不见他眼中的波动,只道:“真得,我真特别同情你”

    “同情?”

    男人醇厚的声音,缓缓的传来,带着一丝不明所以的暗沉

    他仔细的嚼着这两个字,忽然间勾了唇角,倾身向她靠了下来

    突然间的靠近,窗外的灯光将他的脸照亮

    陆珠怔怔的看着他,看着他似笑非笑的眸子,似乎有星星在闪亮

    他勾着唇,噙着笑道:“三阿珠,同情和爱情,你是分不清吗?”

    “你说什么?”

    陆珠皱眉,心中惊讶于傅景宴突然的话

    还没来得及靠开,男人的手臂从她耳边划过,直接落在她身后的椅背上,倾身压下来,呼吸灼灼的落在她的脸上

    “我说什么你听不懂,你是笨蛋吗?”

    男人暗哑的声音里,透着一丝隐隐的笑意,那种从喉咙深处溢出来的愉悦,将他脸颊上的笑容不自觉的放大

    陆珠:“傅景宴你别太过分,我听不懂你可以解释,人身攻击就过分了啊,你当我看你可怜,就不会还击吗?”

    陆珠的声音里,带着盛气凌人的不甘

    还没等她挺直身板,头顶处的男人便欺身上来,瞬间侵占了她的唇

    将她那张喋喋不休的唇瓣,尽数收纳进自己的可控范围内

    车子上的空气有些密闭,车载的香水将味道发挥到了极致,暖意也瞬间席卷而来,带着对彼此之间的热情

    车子从别墅的院子里停下,司机没有做一丝停留的赶紧下车逃离

    听说过虐狗的,就没见这么虐司机的,不知道他还要开车保证生命安全的吗?现在的这些年轻人,就是因为太不安全了!

    黑沉的天空,突然闪过一道雷鸣,暴雨突袭而来,瞬间将整辆车子都席卷进雨幕里

    浓密的珠帘将整个车子打的朦胧,随着电闪雷鸣的到来,狂风也吹动了整个城市的树木

    混沌的雨幕,像是带着特殊的影象,照得院子里的车子越发恍惚迷离

    暴雨侵袭过后,夜晚格外清新安静

    仿佛整个世界都被大雨洗礼,变的干净脱俗,连空气都格外的清新冰凉

    车子打开的瞬间,被裹在毛毯里的陆珠缩了缩脖子,把头扎进了傅景宴的怀里,低低叫了一声:“冷”

    风冷,夜冷,人的身体却格外的暖

    树梢上的雨水被一阵风卷落,有几滴轻巧的落进她的脖颈里:“凉”

    又冷又凉,陆珠委屈的抽了抽鼻子,低声道:“我觉得你应该不是人”

    傅景宴低头昵了她一眼,怀里的女人缩得像只乌龟,头都快看不见了,竟然还敢吐槽他

    他的外套裹在陆珠的身上,透过男人的西装能隐约看到里面白嫩脖颈

    身上的灰色衬衫上多了几个被雨水打湿的痕迹,男人沉声道:“给你一次重新组织语言的机会,在我进门之前”

    不要挑战他的自持力,因为在陆珠面前,傅景宴的一根头发丝都有脾气

    怀里的女人缩了缩,低声道:“像您这么身体好,体力佳的男人,真是不多见了,佩服!”

    傅景宴勾了勾唇,冷笑:你见过几个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