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战阁 > 穿越小说 > 慕浅墨景琛 > 章节目录 第1162章 拿刀威胁

章节目录 第1162章 拿刀威胁

 热门推荐:
    “哎哟哟,姑娘啊,刀剑无情,你别伤害她啊。”沈秋兰吓得背脊发凉。

    墨文倬这才想起她的身份,是戚家的千金,戚语樱。

    “戚小姐,这是我跟墨家的事儿,你多管什么闲事?”墨文倬没好气儿的揶揄了一句。

    “什么多管闲事?”

    戚语樱一把揪住墨卿云的头发,握着的刀指着墨文倬,怒道:“本小姐是彦鸣的未婚妻,慕家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我的事儿就是戚家的事!”

    无奈之下,只能以慕彦鸣‘未婚妻’自居。

    接着,她又道:“你看看你把我彦明哥打成什么样子,给我道歉!?”

    “什么……道歉?”

    墨文倬被打的鼻青脸肿,鼻子上挂着两道血痕,反观慕彦鸣,除了衣衫凌乱,眼镜破了一个镜片之外,毫无任何损伤。

    这话……未免过于偏颇。

    “嘿,戚小姐,你眼睛瞎了吗?挨打的是我老公,凭什么让我老公道歉?”

    沈秋兰心里不乐意了,一手叉腰一手指着她的脸,警告道:“你信不信我报警,抓你去蹲局子?”

    “你给我闭嘴!”

    戚语樱手里的刀方向一转,对准沈秋兰,“天天都是你在闹事,没完没了!沈秋兰,我警告你,想要从这儿带走子航,不可能的。要么,你滚,要么,我……我……我……”

    她自小到大着实没有见过这种阵仗,刚才只是一冲动,现在冷静下来,不免有些后怕。

    但还是故作镇定的说道:“我弄死你女儿!”

    因为今天慕彦鸣的母亲田桂芬不在家,面对他们三个人,慕彦鸣和慕甜姿自然处于下风。

    “呜呜呜……爸,妈,我怕。”

    墨卿云吓得脸色苍白,战战兢兢的。

    倒是慕彦鸣冷眸注视着戚语樱,什么话也没说,内心更为复杂。

    “你放开我女儿!”

    墨文倬又嚷嚷了一句。

    “想让我放了你女儿也行,你俩先给彦明哥和甜姿道歉,并保证以后再也不来抢孩子了。”

    “这……”

    “行行行,道歉,道歉。”

    墨文倬朝着沈秋兰使了个眼色,两个人只好对慕彦鸣和慕甜姿敷衍了事的道了个歉。

    “赶紧给我滚出去!”

    见此一幕,戚语樱一把松开墨卿云,握着菜刀指着她们吼了一句。

    三个人落荒而逃。

    戚语樱走到门口,看着门口的人都在围观,言语颇为难听,她嗖地一下子举起刀,“看什么看,管你们屁事?滚!”

    “哎哟,吓死了。”

    “走走走,真是个疯子。”

    “这家人事儿真多。”

    ……

    那些人絮絮叨叨个没完没了,但还是一哄而散。

    戚语樱握着门把手砰地一声关上了门。

    那一瞬,她面朝门忍不住闭上了眼睛,吓得暗暗舒了一口气,等回头看向慕彦鸣时,又露出灿烂的笑容,“嘿嘿,彦明哥,你没事吧?”

    慕彦鸣微微颌首,回头关心着慕甜姿,“还好吗?”

    “呜呜……妈咪,怕……呜呜……”

    墨子航紧紧地搂着慕甜姿的脖颈,哭的肩膀一抖一抖的。

    “戚小姐,今天真的太谢谢你了。”慕甜姿真心感激戚语樱。

    “没事,举手之劳。我跟你说,像那两个老赖,你就不能给他们好脸色,蹬鼻子上脸。”

    “谢谢你了。”

    慕甜姿知道她跟慕彦鸣两个人有话说,便道:“子航受了惊吓,我先抱他回房间。”

    说着就进了房间,关上了门。

    一时间,偌大的客厅便只剩下戚语樱和慕彦鸣。

    她尴尬的挠了挠头,看着手里的菜刀,又看了看慕彦鸣,只觉得他异样的眼神让她有些不自在,就有些不好意思的将菜刀背在身后,朝着他尴尬一笑。

    “给我。”

    慕彦鸣伸出了手。

    “什么?”

    “刀。”

    “哦。”

    她咧嘴一笑,把菜刀递给慕彦鸣。

    慕彦鸣接过菜刀送回厨房,出来的时候问她,“想喝点什么,茶叶还是咖啡?”

    “咖……额……白开水,白开水就行。”

    在家里习惯了佣人伺候,她也习惯了喝咖啡,但又怎么好让慕彦鸣帮她冲咖啡。

    慕彦鸣什么也没说,走到了餐厅,为她磨咖啡。

    戚语樱走了过去,站在他的身旁,看着他专心致志磨咖啡的样子,傻傻一笑。

    偏着头望着他,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那个……彦明哥,刚才我……是不是吓到你了?”

    正在磨咖啡的慕彦鸣动作未停,眼睑微抬,目光一如既往的高冷,“是吓到了我,还是吓到了你自己?”

    “额……呵呵呵,这都被你看出来了……”

    她贝齿紧咬红唇,傻傻的笑着,“我就是觉得他们太过分了,实在是看不过去。要我说啊,你刚才就不该对他们太温柔,那种人渣,你狠狠打一顿,保证让他们老老实实的,再也不敢上门闹事。”

    慕彦鸣目光微闪,敛下眼睑,继续磨着咖啡豆,“这就是我们的不同之处。”

    “不同之处?”

    戚语樱没明白他的意思,愣了好一会儿才恍然大悟。

    他所指的是,她是戚家,家大业大,与墨家势力旗鼓相当。

    哪怕是动刀动枪也不会有什么影响,但如果是他对墨家动手,结果可想而知。

    “你怕什么,慕浅不是跟墨景琛结了婚吗?她不管你?”

    “我不想给浅浅添麻烦。”

    慕浅给了他一条命,慕彦鸣感恩一辈子,却又无以为报,唯一能做的就是不给慕浅添麻烦。

    “没事啊,我可以啊。咱们结婚,以后你就是我戚家的人,到时候他墨文倬再敢闹事,我要他好看!彦明哥,你说是不是……”

    说着,说着,戚语樱声音越来越小。

    似乎她自己也意识到了有些不妥。

    一句话无形中透露出她与他之间的差距,只会让慕彦鸣越发的退避三尺,不敢靠近。

    慕彦鸣没有接话,戚语樱察觉自己说错了话,便不再吱声,转身走到沙发上静静的坐着。

    不一会儿,慕彦鸣端着一杯咖啡放在她的面前,顺势坐在她的对面。

    “以后……你不必再过来。”

    慕彦鸣沉默了一会儿,缓声说道。

    “我……”

    戚语樱抿了抿唇,双手拘谨的攥在一起,“彦明哥,我……我是不是刚才吓到你了?”

    “没有。”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