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战阁 > 穿越小说 > 慕浅墨景琛 > 章节目录 第797章 杨柳被威胁

章节目录 第797章 杨柳被威胁

 热门推荐:
    次日。

    《乔氏总裁之女要嫁富商东琨》、《网曝东琨暗恋乔薇多年》、《惊天反转,墨乔两家取消婚约是乔薇提出》、《爆!墨景琛取消婚约的真相》……

    一大清早,各家新闻媒体就争相报道乔薇跟东琨要结婚的消息。

    慕浅坐在办公室里,看着手机新闻,别提心里有多么的意外。

    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乔薇居然会选择嫁给东琨。

    即便是之前知道她跟东琨两人暗通款曲,但谁能知道京城地位不浅的东琨会愿意接受乔薇。

    “浅浅,你看了今天的新闻吗?”

    顾轻染忽然闯进办公室,站在慕浅的面前,说道:“乔薇如果跟东琨两人真的结婚,对我们来说,就是最大的威胁。”

    偌大的海城,谁人不知道乔薇跟慕浅之间的恩怨情仇?

    慕浅当下手机,倚靠在大班椅上,无奈一笑,“

    你该不会想告诉我,你现在要是阻止乔薇跟东琨两人结婚吧?”

    真不知道顾轻染到底怎么想的,脑子有问题吗。

    “我……我这不是不行吗。”

    他摊了摊手,“如果可以,我当然会阻止乔薇跟东琨结婚。你说说像乔薇那种女人,居然还会有男人愿意跟她在一起。”

    真是搞不明白东琨到底怎么想的。

    “乔薇姿色不错,又没有结过婚,东琨毁了容,两人在一起,各取所需,没什么的。”

    若仅仅只是各取所需倒无所谓,最担心的就是东琨真心实意的喜欢乔薇,若当真如此就棘手了。

    想想上一次,便是因为乔薇一句话,东琨就选择报复她,真的很危险。

    “那倒也是。”

    顾轻染煞有介事的点点头。

    “走,我还没吃早餐,陪我出去吃点早餐。”

    慕浅起身,拽着顾轻染离开公司,在附近的一家早餐店叫了点早餐。

    一边吃一边问他,“我问你,田桂芬说我是她捡回来的,是她亲口所说,还是你调查出来的?”

    慕浅现在可以信任的人不多,只能处处小心谨慎。

    “怎么突然想到问这个?”

    顾轻染夹着灌汤包,嘬了一口汤汁,又道:“你是想查出真相?”

    他的问题没等到小女人的回答,反而等来的只有一记犀利眼神。

    “爷爷告诉我的,我亲自去找田桂芬,她就是这么说的。”

    “原来如此。”

    慕浅目光微怔,细细一想,觉得处处都是端倪。

    “怎么,出什么事情了?”

    “没事。”

    现在尚且没有任何的线索,慕浅也不好说些什么。

    正吃着东西,她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掏出手机一看,是杨柳的电话。

    “你先吃,我接个电话。”

    她起身走到一旁,接了电话,问道:“杨柳,怎么了?”

    无事不登三宝殿,这话用在杨柳身上,再适合不过。

    今天给她打电话,必然有她的用意。

    “慕浅,你能来医院一趟吗,我想跟你见一面。”

    “现在?”

    “对。”

    “好,我马上过去。”

    挂掉电话,慕浅走到顾轻染面前,“我还有点事,你慢慢吃。”

    “唔唔唔……”

    顾轻染嘴里裹着东西,一边吃一边挥了挥手,“你等等……”他吞咽着嘴里的早点,说道:“你让我找李雅,已经有音讯了。她现在大着肚子,正在c国养胎。”

    “c国?”

    之前一直在洛杉矶的庄园生活,现在在c国?

    “行,帮我找人监视着她,倘若墨垣有任何异动,立马想办法帮我带走她。”

    “没问题。”

    “那我先走了。”

    慕浅挥了挥手,走了。

    坐在位置上的顾轻染望着慕浅远去的背影,突然觉得小女人在短暂的几年时间里变得聪明了很多。

    只是现在局势复杂,他自己又该何去何从?

    慕浅着急忙慌的赶到医院,在医院病房里见到杨柳,她正躺在床上,抱着手机在玩。

    “急急忙忙找我过来,有什么事?”

    走到杨柳身旁坐下。

    “你来了。”

    杨柳放下手机,起身倚靠在床头,“我今天叫你过来就是……”

    “9904号床,你该打吊水了。”

    杨柳一句话尚未来得及说完,忽然一名护士走了进来。

    护士有些面生,慕浅并没见过,但杨柳见到那一张脸的时候到显得她自己的脸颊越发的苍白。

    瞳孔闪烁着惊恐和慌张,愣愣的坐着,什么也没再说。

    “来,胳膊抬出来。”

    护士抬起杨柳的手臂,扎着松紧带,拍了拍胳膊,消毒,扎针,贴胶带,一气呵成。

    “行了,好好休息,有事叫我。我每天都在呢。”

    临走之时,护士朝着杨柳笑了笑,话中带着几分深意。

    因为护士扎针,慕浅让到了一旁,根本看不清楚护士与杨柳之间眼神的来往。

    等着护士走了,她方才发现杨柳脸色有些苍白,“你怎么样?脸怎么那么白?”

    “嗯?我没……没事,我就是怕扎针。”

    她苦苦一笑。

    “对了,你刚才要跟我说什么?”慕浅并不想跟杨柳啰啰嗦嗦的说些其他的。

    “啊?我……我……”

    杨柳魂不守舍,但又怕在慕浅面前露出端倪,当即说道:“就是有件重要的事情想告诉你。不过,我想让你平安护送我出国,等我出国之后就告诉你。”

    “呵呵……”

    小女人冷冷一笑,偏着头看向一旁,“看来你真是死性不改。没关系,想作死,就留在这儿慢慢做作,我无所谓。”

    她也是有小脾气的人。

    之前杨柳做了那么多让她觉得恶心的事情,都是看在司靳言的面子上放了她的,可谁能知道她今天又在作妖。

    起身离开病房,去了司靳言的病房。

    人刚刚走到病房门口,就看见病房里有人。

    慕浅就是那么随意一看,发现来人是墨景琛。

    那一刹,她心扑腾一下子跳动着,

    莫名的酸楚涌上心头,滋味非常不好受

    。

    在走廊上站了一会儿,慕浅最终还是选择离开。

    开车回公司的路上,接到薄夜的电话。

    看见薄夜来电话时,慕浅微微蹙眉,似乎因为薄夜最近的执着让她有些难以接受。

    迟疑了几秒钟,慕浅接听电话,“薄夜?”

    “阿浅,你现在在哪儿?”

    “在回公司的路上呢。怎么了?”

    不知为何,每一次听见薄夜称呼她‘阿浅’都让她莫名觉得有些别扭。

    总觉得称呼非常的熟悉,但又感觉很陌生。

    那种陌生是对于薄夜喊出这个称呼,而感到的陌生。

    “下午请你看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