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战阁 > 穿越小说 > 慕浅墨景琛 > 章节目录 第688章 一醉解千愁

章节目录 第688章 一醉解千愁

 热门推荐:
    “还好吗?”

    薄夜跟着难受,见到慕浅那虚弱的样子,简直比刀子刺在他的胸口还痛。

    第一次知道,喜欢一个人是那么辛苦。

    也第一次知道,他是多么的想去心疼一个女人。

    慕浅站直身子,挥了挥手,“没事,挺好。”

    好与不好,或许只有慕浅一个人心里清楚。

    “走吧,一起去喝酒。”

    薄夜拽着慕浅的手,朝着外面走去,“反正最近闲来无事,倒不如一起喝酒散散心。今天,我请客。我跟你说,我可让唐肆那个女人给烦死了,你再不回来,我都要疯了。

    “喝酒?”

    慕浅挑了挑眉,付之一笑,“这个主意不错,走,喝酒。”

    一醉解千愁。

    两个人对于刚才病房里发生的事情闭口不谈。

    薄夜开车,带着慕浅两人去了酒吧。

    夜色酒吧。

    666号包厢,两个人就这么喝着酒,听着震耳欲聋的音乐,喝了起来。

    一杯酒,又一杯酒。

    薄夜舍命陪君子,跟慕浅两人豪饮。

    几大杯酒入肚,慕浅双脚踩在沙发上,手臂环着膝盖,一手抱着酒杯,倚靠在沙发上,仰头看着天花板,嘟囔着,“薄夜,你觉不觉得我很蠢?”

    “你呀?蠢,真的很蠢。你说说你,老子喜欢你那么久,你居然都看不出来,你不蠢谁蠢?”

    他哈哈大笑,端着大酒杯与慕浅碰了碰杯子,“来,为了你的蠢,我们喝一个。”

    叮——

    两只酒杯撞在一起,发出了清脆的声音。

    举杯畅饮。

    “嗝……”

    慕浅打了个酒嗝,听着一首老歌《等一分钟》,这是好多年前听的歌,差不多那个时候还在上学。

    可老歌真的很好听,旋律不错,却惹人伤感。

    “我真的觉得我很蠢,很傻。这么多年,我只以为我进步了很多,我以为不再是当初那个单纯的傻子,可事实证明,我依旧那么的傻,依旧无可救药。”

    慕浅自嘲一笑,又为自己倒了一杯酒,偏着头看着薄夜,“来,我敬你一杯,谢谢有你这个朋友。”

    “不怕我骗你?”

    “是吗?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假话说多了,就是真话。”

    “有道理。”

    两人又干了一杯。

    “唉……我想离开了。这一次想清楚了,海城……海城……嗝……海城终归不属于我。我也不属于任何地方。突然想到那句话——城市套路深,我要回农村。我觉得,挺适合我的。”

    慕浅想到了网上说的那些段子,笑了起来。

    那样的笑容,带着酸涩感,笑着笑着,眼泪氤氲了眼眶。

    薄夜的酒量比慕浅要好很多,听见慕浅说这些话,很是心疼,却不知该如何安慰。

    “什么回农村?不然的话你就跟了小爷,以后我有罩着你,没人会欺负你。做一个全职小太太,你的生活只有我,岂不是更好?”

    这一番话是发自薄夜肺腑之言。

    他真的恨不得能将这个小女人给带回家藏起来,永远的藏起来,好好的守护着才好。

    奈何,慕浅根本不给任何机会。

    这才是让他绝望的。

    “薄夜,我觉得你适合更好的,我们只适合做朋友。”

    慕浅道出心里话。

    其实一直以来都把薄夜当做朋友。

    “你呀,太无情。”

    “哈哈哈……是吗,不是说没心没肺活着不累吗。我就要做个没心没肺的人。”

    “好,没心没肺好。来,为了你的没心没肺,干杯。”

    “干杯!”

    慕浅跟薄夜碰了碰杯,许是用了些许力道,又或许杯中的酒太满了,杯子碰撞的那一刻,酒液洒出来很多。

    她端着酒,仰头,咕噜咕噜的喝了下去。

    酒水灌得太猛,顺着唇角溢了出来,然后顺着脖颈躺了下来,打湿了领口的衣服。

    纵然狼狈,慕浅却觉得很爽。

    酒不醉人人自醉。

    说的就是慕浅现在的状态。

    她一个劲儿的喝,没多大一会儿,就喝了四五瓶红酒。

    整个人已经懵了,开始说胡话。

    “墨……墨景琛就是个混蛋,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都真相大白了,他还要……还要带着乔薇逢场作戏?为什么……”

    慕浅傻乎乎的抱着酒瓶,为自己倒酒,薄夜想要阻拦,可那一句劝阻的话到了嘴边上又咽了下去。

    于心不忍。

    她不忍心让慕浅承受太过悲剧的事实,倒不如喝醉了好。

    一醉解千愁。

    “嗯?你怎么不……不喝啊?”

    她回头,小手指着薄夜的脸,“唔……”

    晕乎乎的晃着身子,“怎么会有两个你啊?两个……两个你哦。”

    说着,她挪了挪身子,偏着脑袋看着他,“就是你,你就是混蛋。陪我喝酒。”

    她粗鲁的一把揪住薄夜的衣领,“快喝酒,不然我要打你了。”

    慕浅比划着小拳头,一副悍妇的样子。

    薄夜含情脉脉的望着面前的小女人。

    啪!~

    突兀的一巴掌,就那样突然的落在薄夜的脸上,薄夜喝的微醺,思绪很清晰。

    有些发懵的看着慕浅,不明白突然给他一个巴掌是什么意思。

    “混蛋,你就是混蛋……你骗我,你明明爱着我,为什么……为什么要骗我。我打死你,我要打死你……”

    慕浅手里的酒杯落在地上,啪嗒一声,杯子破碎,玻璃渣四溅,酒液淌了一地。

    她扑到薄夜的怀中,双手拍打着他的胸膛,“你混蛋……骗子,王八蛋……我恨你……我恨你……呜呜……”

    骂着骂着,打着打着,她突然扑进了薄夜的怀中哭了起来。

    “你不该这么对我的,我讨厌你,呜呜……”

    “呵呵呵……”

    薄夜笑了,面对慕浅突然投入怀抱,他笑了。

    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见到慕浅如此主动。

    可笑着笑着,他那一双好看的眼眸里也荡漾着水光。

    举着酒杯的手迟迟不动,一直保持着君子风度,不敢有任何僭越的行为。

    不得不说,薄夜很君子。

    他爱着慕浅,爱而不得之苦每日折磨着他。

    但是为了慕浅,他甘之如饴。

    “浅浅,你醉了,我送你回家。”

    “呜呜……不要,我不要回家,不要……”

    她趴在他的怀中,哭着,嚎啕大哭,撕心裂肺的哭……最后,哭声渐渐地小了。

    慕浅因为喝多了,趴在他的怀中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