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战阁 > 穿越小说 > 慕浅墨景琛 > 章节目录 第596章 吃醋了?

章节目录 第596章 吃醋了?

 热门推荐:
    她发自内心的。

    “是吗?如此岂不是更好,你又何必生气。”

    墨景琛淡淡一笑,迈着步子大步流星的朝着外面走去。

    直到走出深深的巷子,才到了自己的轿车旁,打开车门,将她放了上去,墨景琛绕了一圈到主驾驶位置,叮嘱她,“系好安全带。”

    慕浅白了他一眼,默默地系上了安全带。

    轿车缓缓启动,一路朝着医院行驶。

    两人一路静默无言,到医院,检查之后医生为慕浅做了正骨,一声尖叫之后,慕浅的脚立马好了,能走路了。

    但还是帮了绑带,叮嘱她要好好休息。

    “她到没什么事情,我怎么看着你的伤口在深一点就要死了?你怎么不赶紧看看医生?”

    给慕浅看病的医生瞅见了墨景琛脖颈上那到伤痕,触目惊心,“怎么搞得?有人在追杀你们?”

    慕浅瞟了一眼一旁站着的墨景琛,没说话。

    “不小心割的。”

    “不小心?”

    医生目光打量着墨景琛,而又意味深长的看了看那边摸着自己脚踝的慕浅,若有所思的走出病房。

    房间内关上,墨景琛回头看着她,“好好休息,不要再乱跑了。”

    慕浅脸色一寒,“我的事情跟你没关系。墨总,你的未婚妻还在等你,你跟我在一起,未免太不合适。”

    分明是很抗拒的话,但是说出来却有一种莫名的暧昧意味儿在慢慢滋生。

    男人站在一旁,倚靠在墙壁上,从烟盒里抽出一支香烟,点燃,慢慢的抽了一口。

    不知从何时开始,墨景琛抽烟的次数较之以前频繁很多。

    纵然如此,也无法解除他心头烦愁。

    “你字字句句不离我的女人,怎么,吃醋了?”

    他挑眉看着她,邪魅一笑,话语之中带着些许调侃的意思。

    慕浅脸色一沉,嗤之以鼻,“你何来的自信觉得我会吃你的醋?墨景琛,我不妨告诉你,今天我不对你动手不是因为我对你有感情,而是因为你是妍妍和小宝的爹地。不管当初墨家是什么原因让你找到我代为生孩子,但孩子既然出生了,就不可能抹掉你是孩子爹地的事实。”

    她说了一半,停顿了几秒钟,目光深邃几分,说道:“我想知道,这几年来,妍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情绪波动如此之大?”

    毕竟五年的时间不在孩子身边,有很多事情慕浅都不清楚,孩子也不说,她没有了解的机会。

    “她……”

    墨景琛神色严肃,怅然一叹,夹着香烟抽了一口,一手抱胸,一手夹着香烟,弹了弹烟灰。

    沉默良久,方才开口,“五年前……所有的人都知道你坠海而亡的‘事实’,包括两个孩子也因为你的‘去世’而沉浸在悲痛之中。妍妍自幼跟你一起长大,对你印象很深刻。你也清楚,两个孩子智商惊人,并不能以同年龄段的孩子的心智去看待小宝和妍妍。她们情绪波动很大,尤其是妍妍。那段时间知道你的事情之后,每天把自己所在房间里,滴水不饮粒米不进,近乎绝食的状态让人很心疼。”

    说着说着,墨景琛不忍心开口,摇了摇头,脸色有些难看。

    慕浅跟着紧张起来,“然后呢?”

    “我想尽办法让她吃饭,但效果甚微。那一阵子甚至因为营养不良住了院,后来……她……年纪小小有了自闭症。拒绝跟任何人接触,而我……没有尽到做父亲的责任。我找了很多心理医生和各方面的医生,才慢慢的好了起来。”

    听着墨景琛的话,慕浅心底好似在撕裂一般,心疼极了。

    “为什么你不早告诉我?”

    一直以来,慕浅以为妍妍和小宝在墨家不会过得很凄惨,毕竟是墨家人的孩子。

    只是没想到会发生这么多的是事情。

    慕浅听着墨景琛说着妍妍这五年来发生的事情,心里满满的都是内疚,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她。

    也终于明白妍妍早上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

    作为亲生母亲,以前的四年多的生活妍妍都跟着她一起度过,可后来忽然失踪,妍妍跟不熟悉的父亲一起生活,那种感觉她也曾体会过。

    “不行,我要去找妍妍。”

    慕浅站了起来,不顾脚踝的伤情,朝着外面走去。

    见状,墨景琛当即走上前拦住了她,“阿浅,别闹。橙子和佚锋会找到妍妍的。你现在过去也无济于事,我已经吩咐更多人过去一起寻找。他们不会逊色于你的。”

    不管怎么说,妍妍都是她墨景琛的女儿,怎么可能视而不见?

    “你别碰我!”

    当墨景琛触碰到慕浅的那一刻,她情绪莫名的爆发了,一把推开了他。

    “你为什么要这样?当初你们墨家算计我的时候,你怎么没有想过以后两个孩子的处境?”

    慕浅十分心疼两个孩子的遭遇,也知道他们的出现很好,却又夹杂着太多的阴谋。

    所以他们注定要走的路会更加的艰辛。

    墨景琛见慕浅那样的愤怒,歇斯底里的嘶吼,瞪大的眼眸清晰可见的血丝浮现,可想而知她是多么的生气。

    “事情已经发生了,现在要做的就是找到妍妍。”

    他颇有几分无奈。

    慕浅站定,看着墨景琛,点了点头,“对,现在要做的是找妍妍。那你告诉我,找到她之后呢?等着她和小宝长大之后,告诉他们,他们两个的出现和到来一切都是在你的设计和掌控之中。告诉他们,墨家和顾家是世仇,他们生来就是筹码,一场交易的筹码,是吗!”

    她气的面色涨红,胸腔起起伏伏,双拳紧握,气的浑身抑制不住的颤抖着。

    如果这些事情仅仅是冲着她一个人而来的,也能接受,可千不该万不该对孩子们下手。

    “如果是你,你会怎么样?”

    难以想象,两个孩子长大之后知道自己的事情,会是什么心情,又会怎么面对顾家和墨家。

    她陡然转身,走到窗户前,站着,看着外面晴空万里,却心情一片阴霾。

    墨景琛望着她的背影,那样的孤寂,落寞,让人心疼。

    “你走吧,别让我看见你。希望下一次见面会在法庭上。”慕浅一手环胸,一手捂着脸颊,闭目沉思。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