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战阁 > 穿越小说 > 慕浅墨景琛 > 章节目录 第534章 陪着演场戏

章节目录 第534章 陪着演场戏

 热门推荐:
    慕浅没有犹豫,立马给墨景琛拨打了一通电话。

    “怎么舍得给我打电话?”

    电话接通之后,那边传来男人温润的声音。

    “陈二妞爸爸妈妈被人绑架了,是你做的吗?”

    那一次从盐城回来,他们带着陈二妞一起回来,但之后发生了‘墨景琛强抢生发配方’之事,陈二妞就被接回嵖岈山,跟陈父陈母在一起。

    这次事发突然,慕浅总觉得哪儿怪怪的。

    “不是。”

    男人回答的非常淡定。

    “你在说谎!如果人不是你绑架的,你应该会惊讶,而不是现在这么淡定。墨景琛你到底想干什么?”

    慕浅微微有些动怒。

    “呵。”

    电话那端的男人轻声一笑,“是或不是,跟你有关系吗?换言之,陈二妞父母与你又有什么关系,值得你为了他们跟我置气?”

    墨景琛很是不解。

    “我……”

    慕浅一时语塞,觉得墨景琛的话不无道理。

    陈父陈母与她没有任何关系,为什么要插手他们的事情?

    “难不成,因为你觉得绑架他们的人会是我,所以你才担心?”

    “滚,自作多情。”

    慕浅一下子挂断了电话。

    思来想去,总觉得这个陈二妞身上有诸多问题,疑点重重。

    所以还是决定去一趟盐城。

    终归跟薄夜好久不见,也可以跟薄夜见见面。

    打定了主意,慕浅回去收拾了东西,买了机票,便直接去了机场。

    谁知道方才到了机场,就看见前面车上走下来一人……墨景琛?!

    她看见他时,他也看见了她。

    “巧啊。”

    身材高挑的男人身着黑白格风衣,戴着墨镜,虽遮住了好看的丹凤眸,却遮不住棱角分明而又立体的面庞。

    身形笔挺的他,往人群中一站,便是最耀眼的存在。

    堪比街拍的时尚男模,帅气中透着些许高冷与清贵,宛若贵族王子。

    “你跟踪我?”

    慕浅走到他面前,态度不友善的质问着。

    “正月十六,你我之间的协议便生效。你觉得,我有什么理由跟踪?”

    他清冷的眸,在注视着慕浅之时荡漾着暖暖的笑,与让人捉摸不透的情深。

    “别告诉我,你打算去盐城。”

    “正是。”

    闻言,慕浅讳莫如深的眼神打量着他,转身就走了。

    两人买的是最近的机票,进去之后直接检票,登机。

    因为时间错开了,所以两人也隔开了位置。

    但这一次,谁也没有更换座位。

    直到抵达盐城,已是黑夜。

    两人下了飞机,墨景琛见着她推着行李箱,便走上前,“我帮你。”

    “不用!”

    慕浅冷冷的拒绝了。

    男人直接伸手捏着拉杆箱,慕浅反射性的收回了自己的手,“你干什么?”

    不悦的质问着,却见着男人露出计谋成功后的邪魅笑意。

    她轻哼一声,不在说话,大步流星的朝前走去。

    机场出口,不远处人群中一名身着军绿色风衣的男人走了过来,在灯光的照耀下,那人耳钉泛着点点星芒,衬得那妖孽面庞透着几分狂野。

    慕浅走了过去,张开怀抱。

    对面的男人撩了撩额前刘海,妖孽魅惑勾唇一笑,很客气的一个拥抱。

    “陪着演场戏。”

    抱着薄夜,慕浅垫着脚,在他耳旁小声的说了一句。

    玻璃漆黑如墨的眸闪了闪,注视着三米开外的墨景琛,眼底闪过些许流光,“没问题。”

    两人声音很小。

    而后各自松开彼此,站定。

    “新年好。”

    薄夜挑了挑眉,打了个响指,一旁抱着一束蓝色妖姬的男人走上前,将鲜花递给了薄夜,点了点头,转身离开,消失在人群中。

    薄夜抱着怀中的一大束鲜花,“喏,新年快乐。”

    慕浅小脸微沉,额前滑到几道黑线,环顾四周,就差伸手捂着脸了,“你搞什么?我现在是女扮男装,你让别人误会了,知不知道。”

    “嘁,我薄夜什么时候在乎过别人的眼光。再说了,你就是个女人,别人爱怎么误会就怎么误会,你又不会掉一块肉。”

    很接地气的解释。

    慕浅撇了撇嘴,蓦然觉得背脊一凉,便想起站在身后的墨景琛。

    索性,接下了鲜花,“谢谢。”

    “客气了。”

    薄夜伸手揉了揉她的小脑袋。

    两人姿势亲密,惹人浮想联翩。

    墨景琛面色沉了又沉,只好侧目看向别处,只当做什么也没有看见。

    “哟,墨总,新年好啊。”

    薄夜走到墨景琛面前,伸手与他握了握,“怎么舍得来盐城?莫不是来微服私访盐城的酒店?”

    “闲来无事,过来看看。”

    墨景琛笑着回道。

    两人站在一起,一人清冷孤傲,一人邪魅狂肆,莫大的外观差异却给人不同的视觉享受。

    那样帅的男人,站在一起,随随便便一拍,就可以拿着当屏保来用。

    何况还有身着黑色风衣,脚踩马靴,女扮男装的慕浅。

    一头青木亚麻灰的短发,蓬松微卷,小脸刻意抹黑了几分,小麦色肌肤健康而又透着熟男的味道。

    三人站在一起,就是一道风景线。

    “天呐,那三个人简直太帅了。”

    “唉,那个个子矮矮的男人长得不错,就是太黑了。”

    “还是军绿色风衣的男人最帅。”

    “胡说,分明黑白格子风衣的那个男人最有气质。”

    “卧槽,该不会是gay吧,怎么给男人送花?”

    ……

    听着四周议论声起,慕浅嘴角微抽,当即回头看着两人,“走不走?不走我走了。”

    站在这儿简直就是一种煎熬。

    谁知道薄夜这个神经病居然给她准备了一束鲜花?

    嫌她是个男人装扮不明显吗。

    三人走了出去,慕浅与薄夜并行,墨景琛走在后面。

    这时,一人走了过来,朝着墨景琛走去,却见着墨景琛抬手轻轻一挥。

    那西装革履的男人一秒钟的迟疑,然后直接走进了机场大厅,仿若任何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走到路边,薄夜打开了车,“上车。”

    对慕浅说道。

    身后的墨景琛也跟着过去,说道:“来的突然,没人过来接我,不知……能不能蹭个免费的车?”

    “不能!”

    “当然没问题。”

    慕浅和薄夜几乎同时开口。

    话音落下,他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毫无默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