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战阁 > 穿越小说 > 慕浅墨景琛 > 章节目录 第258章 没有生气,何来原谅

章节目录 第258章 没有生气,何来原谅

 热门推荐:
    恢复了以往的霸道总裁范儿,言语之中带着些许命令的意味儿。

    慕浅缓缓低下头,双眉对锁春山,眼底一片阴霾,“墨景琛,我现在需要安静,请不要打扰我,好吗?妍妍在你那儿,我很放心,好好照顾她跟小宝。”

    墨景琛是小妍妍的父亲,放在他的身边,她非常放心。

    不管怎么说,墨家的人虽然不喜欢她,但是对小妍妍还是非常喜欢。

    “你要怎么才肯原谅我?”墨景琛百般无奈,连说话都有些许沮丧颓败。

    生意场上,重来没有感受过失败的滋味,但在慕浅这儿屡屡受挫,一度让他怀疑人生。

    慕浅目光落在他放在大班椅靠背上的手,轻轻地拂开,转动方面,再一次看着桌子上的合同,“没有生气,何来的原谅。”

    这一句话,说的是真心话。

    兴许昨天,或者上午还在生气,但渐渐的她已经放下了所有。

    之所以生气,是因为自己能力不足,不足以在墨景琛身边立足,与他君临天下。

    “我知道这件事情真的是我不对,但是,能不能不要一直这样生气?不想看见我,我可以不出现在你的面前,但是孩子是无辜的。”

    墨景琛有些狼狈,摊了摊手,说不出的无奈,竟不知该如何是好。

    “孩子有你,便好。”

    她冷冷的说道。

    站在一旁的男人眼眸微眯,耐着性子的赔礼道歉,一再不被接受,他自尊心使然,竟有些怒意。

    点了点头,“好。那等你想清楚再去看孩子。”

    说吧,墨景琛转身直接离去,头也不回,走的毅然决然。

    砰!

    一声巨响,办公室大门砰地一声关上了,声音震得整个办公室为之一颤,吓得慕浅三魂丢了七魄。

    手里握着文件,头也不抬,但却无心看文件。

    良久,她浑身无力的倚靠在大班椅上,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内心极其复杂。

    静,异常的安静。

    偌大的办公室内毫无任何声音,安静的能感受到自己的心跳声。

    偏偏是这种安静让慕浅内心生出些许不安,收拾了东西,从公司里离开。

    因为她知道,即便是坐在这儿,也什么文件都看不心里去。

    “浅浅?”

    人刚走出办公室,慕彦鸣就喊住她。

    “哥,你怎么还没有走?”

    “见你还在工作,就在等你。走,我送送你回去。”慕彦鸣起身,朝着她走了过去,抬手扶着她的手臂,“你说说你,脚受伤了,干什么一定要来公司上班?公司有我跟芳柔,你还不放心吗。”

    “我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慕浅讪讪一笑。

    下楼,慕彦鸣护送她回到了公寓,慕浅在家里一个人喝了点酒,早早地就休息了。

    次日,早早地起床,下楼,刚走出小区,就看见慕彦鸣的车。

    “哥,你……”

    “慕浅,你给我站住!”

    慕浅朝着慕彦鸣走去,忽然一人走了过来,推搡着慕浅。

    她本就一只脚使劲儿,这么一推,整个人朝着后面倒了过去。

    “小心。”

    慕彦鸣上前,一把扶住了慕浅,森冷的目光扫视着墨筱筱,怒道:“你干什么?”

    墨筱筱怒火三丈,身旁带着两个混混,皆是一头黄毛,身上纹着纹身,瘦骨如柴却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吊儿郎当。

    一挥手,说道:“给我打那个贱人,狠狠地打。”

    “好嘞。”

    两个年轻小伙点头,齐齐朝着慕浅冲了过去,慕彦鸣见状,直接把慕浅护在了身后,任由自己被那两个混混一阵殴打。

    “哥?哥,你没事吧?”

    慕浅挣扎着,但却被慕彦鸣死死的抱着,背对着小混混,死死的扛着。

    砰砰砰——

    一阵拳打脚踢,拳拳到肉,慕浅听着都觉得一阵肉疼,但慕彦鸣竟然只字不言,甚至都不呼痛。

    “你松手!”

    慕浅挣扎着,不希望让慕彦鸣帮她承受这些苦痛。

    她清楚的知道,慕彦鸣的身体不好,几个月前被一群人给打的骨折,身体很脆弱。

    如果现在再一次受伤,很容易造成二次骨折。

    “都住手!”

    正在此时,一道浑厚的声音传来。

    两名小混混突然停手,几人回头看了过去,便见着墨景琛与韩哲一起走了过来。

    不等墨景琛开口,韩哲便走上前,几个出招,随之就是一阵哀嚎声,两名混混倒在地上,疼的瑟瑟发抖,哀求叫饶。

    “哥,你凭什么动我的人?慕浅那个贱人抢了我男朋友,我不会让她……啊!”

    墨筱筱怒目横对墨景琛,奈何一句话还没有说完,便迎来墨景琛的一巴掌,直接将她打倒在地,怒斥道:“我说的话你全当做耳旁风了,是吗?”

    “你打我?”

    她跌倒在地,手肘摩擦在地上面,划出了几道伤口,溢出了血渍。

    一手捂着火辣辣的脸颊,倍感不可思议的仰视着自家哥哥。

    那个自小从来不会动她一根毫毛的哥哥,对她处处维护,虽然性子冰冷,可也能感受到他的呵护。

    到现在,似乎早已经不再是当初那样子了。

    “你为了她又打我?每一次都是为了慕浅那个贱人打我?!”

    墨筱筱狼狈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气的瑟瑟发抖,指着墨景琛的脸,愤怒的跳脚,“墨景琛,你给我记住了,从今天起,我墨筱筱就不是你妹妹。管好慕浅,以后我见她一次打一次!”

    侧目,深寒的目光盯着慕浅,狰狞的表情十分骇人。

    然后气呼呼的跑开了。

    慕浅眉心微蹙,低头看着跌坐在地上的慕彦鸣,“哥,你没事吧?”

    刚才那两个混混拳头砸在了慕彦鸣的脸上,现在他脸上都是青紫色,鼻子流出了殷红色血迹,很惨。

    这是表面上的伤,身上的伤势如何,慕浅不知。

    但清楚,一定很疼。

    “我送你去医院吧。”

    慕浅扶起慕彦鸣,关心不已的说道。

    “没事,没事。”

    慕彦鸣挥了挥手,复杂的眼神看了看墨景琛,松开了慕浅的手,“你们说,我先走了。”

    上了车,启动轿车,直接离开。

    韩哲识趣的把那两名正在嗷嗷求饶的小混混带走了。

    门口的一场闹剧,来得快去的也快。

    周围有几个围观的人看了看,见着没什么意思便纷纷离开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