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战阁 > 穿越小说 > 慕浅墨景琛 > 章节目录 第1512章 车祸【2】

章节目录 第1512章 车祸【2】

 热门推荐:
    踩着高跟鞋的慕浅疯狂的跑向那辆轿车,直接跪在地上,看着翻倒在地的轿车,大喊道:“墨景琛,你怎么样?”

    她一切的反应都是发自身体本能,不受控制。

    轿车安全气囊的气渐渐释放,慕浅这才清楚的看见额头出血不止的墨景琛,人已然昏迷。

    “墨景琛?你说话啊,说话呀。”

    她伸手拍了拍墨景琛的脸,没有任何反应,便探进了脑袋,替他解开安全带,将人从车里拽了出来。

    “他么的,有病啊,开车不长眼吗?”

    这时,白色轿车的司机走了过来,指着慕浅怒骂道:“三更半夜开车逆行,活腻味了吧?”

    “这人是不是喝酒了?”

    “肯定是喝酒了,不喝酒怎么会逆行?”

    “啧啧……一头的血,情况挺严重啊。”

    “赶紧报警,报警。”

    ……

    一旁停车围观的人指着他们说着。

    慕浅一边喊着墨景琛,一边拨打120。

    心里寻思着,墨景琛怎么好好地就逆行了?

    白色轿车司机不停的骂骂咧咧着,慕浅听着一阵烦闷,便回道:“交警待会儿会过来,事情怎么认定责任我们都接受。但现在我的人受伤了,你一直叨叨有什么用?”

    “呸,你的人受伤了那是他活该。我特么还有事呢,现在车撞的都报废了,我怎么办?”

    中年司机怒火三丈的吼着,暴跳如雷。

    慕浅坐在地上,让墨景琛靠在她的腿上,顺手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钥匙丢给地中海中年司机,“喏,我的车,你拿去开。这是我的名片,有任何事情直接联系我。”

    她又拿出一张名片递给那人。

    那司机看着手里的车钥匙,赫然是法拉利的车钥匙,他这才意识到对方身份不简单。

    仔细的瞄了一眼被撞的变形的车,偏着头看了一下车标,居然是迈巴赫。

    司机嚣张气焰锐减几分,但还是没好气儿的吼着,“别以为有钱了不起,这事儿我跟你没完。”

    他一边嘟囔着,一边接过慕浅递过来的名片,“弗莱尔集团执行总裁:慕浅……喔,喔,呵呵呵,慕,慕总呀。”

    男人知道慕浅的身份之后三百六十度的态度转变,极其谄媚的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是我开车不长眼,我……”

    “你不是有事吗,开我车去吧。这边我会交给交警处理。”

    慕浅挥了挥手示意司机离开。

    周围的人拿着手机各种拍照录视频,一个劲儿的上传网络。

    慕浅想要阻止,但人越来越多,最终什么也没说。

    没一会儿,安然和120都过来了,她陪着昏迷的墨景琛去了医院,让安然善后。

    在医院做了各项检查,韩哲也着急忙慌的赶了过来。

    “少夫人,boss他怎么样了?”

    韩哲看着正在手术室门口的慕浅,忧心不已的问道。

    慕浅摇了摇头,没说话。

    “好好地,怎么就出了车祸。唉。”韩哲心急如焚的在走廊上来回踱步,焦急难安。

    吱呀——

    正在此时,抢救室的灯熄灭了,医生走了出来。

    慕浅和韩哲两人纷纷走上前。

    “医生,他人怎么样?”

    “我boss有事没事?”

    “病人头受伤,缝了6针,有轻微的脑震荡,其他都是一些皮外伤。病人车祸应该是突然急性胃痉挛造成的,后面一定要注意饮食清淡,不能吃辛辣的。”

    医生简单的把情况说明了一下。

    慕浅这才确定心中想法。

    果不其然,突然出车祸就是因为吃火锅太辣,出现急性胃痛才会意外造成车祸。

    “少夫人,你带boss吃辣的了?”

    “……嗯。”

    “你到底怎么回事?明知道boss胃不好还要带他吃辣的,你是不是成心的?”韩哲暴脾气的吼了几句。

    慕浅只觉得有些无辜。

    吃火锅是唐肆的意思,锅底唐肆点的,墨景琛也看过菜单,并没有说过他不能吃辣的。

    她怎么知道?

    慕浅虽无辜,但也没有说什么。

    她理解韩哲。

    没一会儿墨景琛从病房里推了出来,被送进vip病房,慕浅和韩哲两人都跟着。

    这晚,慕浅并没有离开,而是在病房里守着墨景琛。

    韩哲则守在病房外面,寸步不离。

    哒哒哒——

    走廊上,安然踩着高跟鞋小跑着走到韩哲面前,气喘吁吁的问道:“怎么样,慕总和墨少没事吧?”

    韩哲回头看了一眼病房,冷哼一声,“什么没事?要不是boss福大命大,只怕现在已经去见阎王了。”

    他心中余怒未消,对慕浅成见极大,所以降火气都发泄在安然的身上。

    “你吼什么吼!”

    安然不乐意了,“墨少是小孩子吗,不能吃辣的不会拒绝吗,我就不信慕总还会强迫他吃!别什么事儿都怪慕总,没事找事。”

    “你……”

    被她怼了一句,韩哲无言以对,仔细一想,确实是这个道理。

    “我什么我,让开!”

    安然瞪了他一眼,一把将韩哲推到一旁,推开门直接进了病房。

    病房内,慕浅倚靠在沙发上,侧目看着昏迷的墨景琛在发呆,她走到慕浅面前,小声的问道:“慕总,墨少他怎么样了?”

    “嗯?”

    陷入深思的慕浅被安然一句话唤醒,“你来了。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

    “事情都处理妥当了,对方的司机处理完之情之后我带着他去医院做了检查,一切无恙,我已经做了赔偿。”

    “那就好。行,时间不早了,你赶紧回去休息吧。”慕浅挥了挥手,让安然先回去休息。

    安然回头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的墨景琛,本想说些什么,但又觉得这是墨少与慕总两人难得相处的好机会,她点了点头,走了。

    离开病房,关上了门。

    安然对韩哲招了招手,“走吧。”

    “走什么走,墨少还在里面躺着,我……”

    “你是猪吗?”

    安然打断了韩哲的话,偏着脑袋指着病房里面,压低了声音说道:“这是墨少与慕总两人难得相处的好机会,你说墨少待会儿醒了是希望见到你,还是不希望见到你?”

    一番提醒,韩哲恍然大悟的点头,“有道理。”

    “白痴。”

    安然一脸不屑的瞟了一眼韩哲,转身走了。

    韩哲紧随其后,有些不爽,“你骂谁呢。”

    “谁蠢我骂谁。”

    “安然,我警告你,我忍你很久了。再敢骂我试试?”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