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战阁 > 穿越小说 > 慕浅墨景琛 > 章节目录 第1492章 过户离婚

章节目录 第1492章 过户离婚

 热门推荐:
    “喏,送你的。”

    墨景琛将身后那一朵玫瑰花递到慕浅的面前,“祝你今天有个好心情。”

    一支玫瑰花孤零零的出现在慕浅的面前,却是自墨景琛手里递过来的,不免显得有些突兀。

    慕浅扫了一眼墨景琛送过来的话,却没有要接的意思,反而伸手端起面前的一碗清粥,喝了一口,淡淡的说道:“看来韩哲说的都是真的。你破产了?”

    墨景琛怔了一瞬,漆黑如墨的瞳眸闪过一抹狡黠,当即点头,“可以这么说。”

    难怪她会请他过来用餐。

    原来是因为他身无分文,没钱吃饭,在同情他?

    清楚了慕浅的用意,墨景琛心中已经有了算计。

    他嗅了嗅手里的那朵玫瑰花,“这是绽放最美丽的一朵玫瑰,鲜花配美人,极好。”

    这话像是对慕浅说的,又好似自言自语。

    不过慕浅并没有搭理他。

    墨景琛兀自将鲜花插在花瓶里,然后坐在慕浅的对面,看着桌子上摆放着中西餐早点,他心中燃起小喜悦。

    他知道,慕浅并不喜欢吃西餐早点。

    所以这些西餐是慕浅精心为他准备的。

    慕浅吃饭很安静,食不言寝不语。

    墨景琛一边吃着早餐,一边喝着牛奶,时不时目光看向慕浅,几度想要找话题跟慕浅聊天,但见她没有要聊天的意思,便只能作罢。

    早餐吃的非常安静。

    墨景琛的心也极度复杂。

    或悲、或喜。

    但不管怎么说,他跟慕浅的关系增进了一步就是最好的。

    “为了感谢你请我用餐,待会儿我开车送你去公司?”

    用了餐,墨景琛目光深情的注视着慕浅,说道。

    “不必。”

    女人态度极冷。

    那种冰冷似令人置身于冰窖之中,冷的近乎窒息。

    哪怕面对墨景琛,也有一种‘生人勿进’的距离感。

    “不让我做点什么,我以后怎么好过来蹭饭?”

    墨景琛苦涩一笑。

    深邃立体的脸,因那一笑而更显温润优雅,宛如古城堡里走出来的儒雅贵公子。

    慕浅看了一眼,不由得心跳加速。

    长的这么妖孽,只会到处沾花惹草。

    “那你可以不来。”

    慕浅抽出纸巾擦拭着嘴巴,薄凉的撂下一句话,起身就走了。

    “你忍心我流落街头,忍饥挨饿?”

    墨景琛可怜兮兮的说道。

    慕浅没说话,但脚步未停。

    回到卧室的慕浅一边换衣服,一边想着墨景琛刚才的话,不免觉得对他的态度过于冷淡。

    她虽然忘记了墨景琛,也忘记了小宝和妍妍,可她身为两个孩子的亲生母亲,有责任去照顾他们。

    更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两个孩子的父亲饿死街头。

    何况墨景琛所有的财产在结婚的时候竟然都过户给了她,单凭这番举动,只怕世间寥寥几人能做到。

    身价千万亿,是几代人积累的财富,谁会为了爱一个女人而将万贯家产拱手让人?

    可墨景琛做到了。

    慕浅佩服的同时也在想,曾经的她和他,到底深爱到了什么程度。

    换了身衣服,慕浅拎着黛色手包下楼,仍见到墨景琛在客厅门口站着,笔挺而立,那气势与生俱来,十足的王者范儿。

    听见脚步声,墨景琛回头。

    只见慕浅身着白色修身连体西装,脚踩杏色高跟鞋,扎着蓬松的丸子头,带着红色流苏耳坠,略施粉黛,美的卓然天成。

    一身装束,知性大方,却又透着几分俏皮,美的移不开眼。

    “我的阿浅真美。”

    墨景琛儒雅一笑,看着女人从他面前走过,他则跟在慕浅的身后,两人保持着半步的距离。

    走到别墅的院子里,她并没有要去车库的意思,反而走出别墅。

    墨景琛心中暗喜,知道慕浅是愿意坐他的车。

    慕浅一个小小的选择,却让墨景琛心情好极了。

    他从来不知道,原来他竟是这么容易满足的人。

    墨景琛像是个门童一般,走到轿车旁拉开轿车门,“阿浅,上车。”

    慕浅看了一眼墨景琛,坐上了副驾驶。

    还不等她伸手去系安全带,却见墨景琛忽然弯下腰,靠近她。

    两人四目相对,慕浅没由来的心跳加速,脸颊染上一抹绯红。

    墨景琛宠着她温柔一笑,俊美的面庞像是镀上一层光晕一般,令她有些沉沦。

    “我帮你系安全带。”

    他注视着她,右手非常自然的摸索到安全带,帮她扣上。

    慕浅僵硬着身子,死死地靠在车座上,与墨景琛之间保持着距离,不想离他太近。

    倏地,墨景琛忽然抬手覆在她的额头上。

    那一刻,在狭窄的空间里,两个人的姿势变得暧昧,慕浅呼吸凝重,心砰砰直跳。

    阅人无数的慕浅对美男早已有了免疫,可偏偏墨景琛面庞是极致的黄金比例,眼眸深邃,五官立体,轮廓分明,隐约带着些许混血的美。

    只一个眼神就能让她呼吸乱了节拍。

    妖孽!

    “你的头发落在眼睛里,没感觉到不舒服吗?”

    男人撩了撩她额前的发丝,别在耳后,然后直起身,关上了门。

    砰地一声,门关上,慕浅感受到的那一股压迫感瞬间消失于无。

    她暗暗舒了一口气,紧张的心松了些许。

    墨景琛绕到主驾驶座,启动轿车,带着慕浅朝着弗莱尔出发。

    一路上,墨景琛不知道该跟慕浅说些什么,便打开音乐,播放一首曲子。

    男人忽然想到了什么,立马将一首流行曲改成《梦中的婚礼》。

    他记得,慕浅最喜欢这首曲子。

    播放音乐,墨景琛佯装专心致志的开车,可眼角余光却时不时的瞟向慕浅,希望能从她面部表情上观察出她的心里变化。

    奈何慕浅一直偏着头看向窗外。

    “最近公司打理的怎么样?”

    墨景琛找了个话题,跟慕浅聊着。

    “找个时间,去把你的财产都过户给你,然后我们把离婚证领一下。”

    慕浅没有接话,而是直接将她思来想去想了一夜的结果告诉了墨景琛。

    她现在记不住跟墨景琛之间的过去,对墨景琛又没有喜欢。

    慕浅不想稀里糊涂的跟墨景琛在一起,自然也不会贪婪墨景琛的那些财产。

    嗤——

    墨景琛猛地一踩刹车,侧目看向慕浅,“你说什么?”

    “财产过户,离婚。”

    言简意赅,直接到让人心寒。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