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战阁 > 穿越小说 > 慕浅墨景琛 > 章节目录 第1486章 戚少又想威胁我?

章节目录 第1486章 戚少又想威胁我?

 热门推荐:
    这份爱过于沉重。

    沉重的令芳柔扛不住,觉得呼吸都有些压抑。

    “阿柔,眼神是不会骗人的。”

    被芳柔拒绝,戚言商没有太大的情绪起伏,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我们都应该宽恕自己,放过自己。我不管你爱不爱我,但我爱你。余生,我只想与你一起度过。”

    芳柔眉心微拧,缓缓垂眸,唇角扯出一抹弧度,随后笑了笑,“戚少是还想用权利来威胁吗?”

    她绕过戚言商,直接朝着里面走了进去,“忆忆,小忆忆?妈咪来了,宝贝儿,跟妈咪回家好不好?”

    芳柔丝毫不顾及戚言商的感受。

    不,准确的应该说芳柔就是太顾及戚言商的感受,方才装出一副冷漠清高的姿态,就是为了让戚言商死心。

    她已经是个不干净的人,但戚言商竟然还愿意接受她。

    芳柔心中无比感激,感动,也切身感受到戚言商对她的爱。

    可那又如何?

    她最难过的就是心里的那一关。

    一旦有了心理阴影,芳柔就真的无法跨越。

    芳柔从他身旁无情的绕过,戚言商那双充满希冀的瞳眸瞬间暗淡。

    他拇指一按,合上手中的戒指盒。

    起身,将鲜花丢在一旁,大步流星的朝芳柔走了过去。

    芳柔逐一打开房间门,想从里面找小忆忆,结果人刚打开第二个卧室门时,戚言商一把拽着她的手,狠狠地往跟前一带,将她带入怀中。

    “啊……”

    突兀的举动吓坏了芳柔,她一声惊呼。

    但下一刻,她的唇便被温热的唇覆上,进入熟悉的怀抱中。

    戚言商大掌扣住她的脑袋,一手搂住她的要,在她唇瓣上深深一吻。

    芳柔身子一僵,双眸瞪大,但下一刻便伸手将戚言商推了出去,“滚,滚啊,别碰我,别碰我!”

    她像是一只受了惊吓的小麋鹿,一下子钻进了卧室,砰地一声关上了门。

    “阿柔……”

    戚言商抬手欲敲门,但伸出去的手停在了半空中。

    而后,他一手叉腰,一手捏了捏眉心,觉得刚才过于冲动,完全没有考虑过芳柔的感受。

    明知道小女人受到巨大伤害,留下心理阴影和恐惧。

    “对不起。”

    昔日里高傲的男人真心实意的跟芳柔道歉,温柔的话语中不难听出他的内疚自责。“我太冲动了。”

    戚言商倚靠在门框上,双手置于西裤口袋,低头看着地板,语重心长道:“我知道是我给你带来很大的伤害,如果你曾经不认识我,你应该过的很好,也不会落得今天这步田地。

    可是,事情已成定局,无法改变。阿柔,我只希望你能给我个机会让我弥补,弥补这些年对你的造成的伤害,抚慰你受伤的心。

    人一生还很长,如果一直沉浸在痛苦中,便是不放过自己。

    我不想看见你痛苦的样子,我……”

    吱呀——

    戚言商最后一句话还没说完,芳柔便打开了卧室门。

    她站在门口,好看的剪水眸变得澄澈莹亮,“你想多了,我并没有沉浸在痛苦中。我恨叶臻,但他已经死了。她的死就是对我最大的慰藉。你的余生与我没有任何关系,而我的余生,只想陪着小忆忆一起度过。”

    芳柔叹了一声,“一入豪门深似海,是你让我彻底明白这句话的意思,所以,我希望你能放手,不要再来打扰我。我的生活没有你,自然会过的简单、平静、安宁。明白吗?”

    逃避不是解决的方式。

    芳柔心底承受着巨大的痛苦,但她没有办法面对戚言商。

    一味地柔弱,只会激起戚言商的怜悯与同情,她现在只能远离戚言商的世界,过上属于自己的生活。

    从此,两人相忘于江湖。

    戚言商站在芳柔的面前,再也无法克制心底对这个女人的无尽思念与爱,“阿柔,我戚言商这辈子只爱你一个人,非你不娶。”

    芳柔偏着头看向一旁,略显得苍白的唇扯出一抹冷笑,“娶不娶那是你的事情,跟我有什么关系。”

    她徐徐回头,清冷的眸子带着几分薄凉,“我刚才的话你是没听懂吗?我是希望你能远离我的世界,让我清净清净。”

    说着,小女人抬起手腕,指了指手腕上的那一道疤痕,“戚少莫不是忘了你曾经是怎么对我的?你贵人多忘事,可时间并不是没有记忆的。那段时间你怎么对我的,心里不清楚?一个有虐待倾向的人,我凭什么要跟你在一起?”

    她吸了吸鼻子,眨了眨微微泛红的眼眶,“你心知我现在的一切都是因你而造成的,你口口声声说在反思。可你现在的行为真的是在反思?并没有。相反,你还想拽着我跳入火坑。”

    芳柔一字一句都像是一把锋利无比的匕首,狠狠地扎在戚言商的心口,将尚未结痂的伤口再次扎的鲜血淋漓。

    痛,蔓延周身。

    戚言商甚至能感受到胸腔发紧的痛。

    可偏偏,他竟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你应该知道,只有离开你,我才会真正的解脱。所以,如果你真的爱我,那么就离我远点。我不想再看见你,不想再见到你戚家的任何人。”

    芳柔说话非常的无情。

    只为了让戚言商对她彻底死心。

    “所以,麻烦戚少将忆忆交给我。我会感激你,由衷的感谢你一辈子。”芳柔努力的调节情绪,不想在戚言商面前暴露弱点。

    她话音落下,戚言商迟迟不说话,两人便这样四目相对。

    好半晌,戚言商方才说道:“到底怎么样,你才肯原谅我?”

    “抱歉,我想戚少误会了。”

    芳柔晶亮的大眼睛望着她,强敛下心口的痛意,“我们之间已经是过去式,不存在原不原谅一说。我现在只想跟小忆忆一起回家,麻烦戚少把孩子还给我,否则我就报警处理了。”

    在监狱里,芳柔并不想出来。

    因为她不想面对已经发生的那些不堪过往。

    “你是不是在恨我?”

    有些事情尽管戚言商不愿去想,但还是忍不住的问了出来。

    他,想知道答案。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