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战阁 > 穿越小说 > 慕浅墨景琛 > 章节目录 第1485章 我不配你的爱

章节目录 第1485章 我不配你的爱

 热门推荐:
    嘀嘀——

    正当戚言商抱着芳柔朝着轿车这边走去时,突然一辆豪车停了过来。

    一行三人侧目看了过去,便见到那辆豪车车窗玻璃缓缓降了下来,里面露出一张熟悉的面孔。

    约翰尼·安德鲁。

    “恭喜。”

    今天的约翰尼·安德鲁身着黑色衬衣,戴着金丝边框眼镜,两侧还挂着金色防滑链,露出那一张绝美容颜,惊为天人。

    他风轻云淡的道出两个字,却无形中透着强者气势。

    戚言商怀抱着芳柔,冷眸扫向约翰尼·安德鲁,眼眸微眯,“谢谢。”

    约翰尼·安德鲁菲薄的唇勾起一抹弧度,轻嗤一声,“我们还会再见的。”

    他话音落下,轿车缓缓启动,扬长而去。

    还会再见?

    不难猜测,约翰尼·安德鲁对于芳柔之事,并不打算善罢甘休。

    “她是谁?”

    芳柔察觉戚言商脸色难看,便问了一句。

    “没事。”

    戚言商摇了摇头,抱着她直接进了轿车,苏辞上车,驱车离开。

    一个小时后抵达公寓。

    下了车,戚言商还要去抱芳柔,却被芳柔一把推开,“不用,我自己能走。”

    她现在一身狼狈,早已经不干净,不配让戚言商为了她费心。

    芳柔态度坚决,戚言商只好顺着她的意思,“好,你慢点走。”

    担心芳柔身体受伤,戚言商便先带着她回来,并联系了家庭医生。

    乘电梯上楼,苏辞小跑到前面,打开了公寓的门。

    等芳柔走到公寓门口,赫然发现门口放着一个炭火盆。

    她秀眉微蹙,回头看向戚言商,不明所以。

    “跨火盆,去晦气。”

    戚言商一脸宠溺的望着芳柔,柔声说道。

    芳柔难以置信,一个无神论者,竟然会想到‘跨火盆,去晦气’这种事儿。

    殊不知,正是因为戚言商过于在乎芳柔,才希望她能从阴影中走出来,希望她余生能平安顺遂。

    芳柔点点头,“谢谢。”

    忧郁的眼神看了一眼戚言商,提起宽松的裤腿,跨过了火盆,走了进去。

    砰——

    突兀间,一道声音响起,紧接着五颜六色的彩纸纷纷扬扬落下。

    苏辞手里握着花炮筒,放了个彩花。

    “太太,欢迎回来。”

    苏辞哈哈一笑,沉浸在如此美好的氛围中,心情甚好。

    看着亮晶晶的彩纸落了一身,芳柔情绪被带动,也跟着笑了起来。

    抬眸看向前方,这才发现客厅里挂了很多气球和鲜花。

    地上用蜡烛摆放成心形,里面铺满了红色玫瑰花瓣,又用小烟花摆放出‘庆祝新生’四个字。

    突然的惊喜完全在芳柔预料之外,她怔怔的看着面前的一幕,竟不知该作何反应。

    苏辞将花筒放在一旁,立马走到客厅中央,拿着火机点燃了小烟花。

    嗤啦啦——

    类似于仙女棒的烟花绽放出金色火花,而此时客厅的窗帘自动合上,客厅亮起几支蜡烛,昏暗的灯光衬托的气氛格外的温馨。

    地上小烟花不停燃放着,没一会儿的时间客厅便充斥着一股浓郁的烟花味儿。

    一切都变得幸福美好。

    芳柔从来没想过戚言商竟然会为她准备这种惊喜。

    她当真是……又惊又喜。

    可……

    沉浸在喜悦中的芳柔被身上隐隐作痛的伤拉回了现实。

    她立马想起自己作孽深重,犯下血债的事。

    染上浅笑的脸瞬间收敛,替而代之的只有伤感。

    戚言商走上前,变魔术似的抱着一束盛开鲜艳的玫瑰花,单膝跪地在她面前,而后右手一抬,摊开掌心,手中便出现一枚宝石蓝的心形盒子。

    戚言商打开丝绒盒子,里面一枚戒指在昏黄灯光下熠熠生辉,鸽子蛋大小的宝石非常的亮眼。

    “阿柔,我知道过去是我对不起你。没有保护好你,没有保护好孩……”

    他话语一顿,害怕提及伤心事,便立马转移话题,“最重要的是没有给你一个家,没有给你一个盛大的婚礼。所以,能不能戴上这枚戒指,我将会为你准备一场盛大的婚礼,昭告天下,你就是我戚言商的女人。余生,我将不留余力的为你遮风挡雨。”

    之前,是他没有保护好芳柔,才会给芳柔造成如此之大的伤害。

    戚言商自知心中有愧,对不起芳柔,所以她与叶臻之间的事情他不会去计较。

    何况芳柔为了不让他跟叶臻起冲突,竟然亲自对叶臻动手。

    一个弱女子,已经做到这样了,他还有什么不能承受的。

    作为一个男人,戚言商憎恨叶臻,但更多的是对芳柔的心疼。

    芳柔落得今天这步田地,都是戚老爷子一手造成,这份罪孽与伤害,不应该让芳柔一个人承担。

    她,是受害者,是无辜的。

    站在一旁的苏辞见到戚言商求婚,他立马转身走了出去,小心翼翼的关上了门,给两人二人世界。

    在戚言商离开之前便已经着手准备这一切,至于小忆忆和佣人,早已经让他们送到别的地方去休息了。

    为了今天的求婚,苏辞忙前忙后,累的够呛。

    但一想到戚少开心的样子,便觉得都值了。

    公寓内,戚言商仍旧跪在地上,满含期许的目光看向芳柔,希望她能做出反应。

    结果,小女人像是受到了惊吓似的,一动不动。

    “阿柔?你……还好吗?”

    女人白净的脸颊上满是错愕神情,随后面部表情微微一变,染上几分痛楚。

    失神的芳柔逐渐回过神来,她抿了抿唇,看向戚言商身后还在绽放着的烟花,心情愈发的沉重。

    他说,要给她盛大婚礼。

    他说,要昭告天下,她芳柔是他戚言商的女人。

    他说,之前对不起她。

    这一切,曾在芳柔梦里无数次出现过,她甚至暗暗期许,但现实过于遥远,一切都像是奢求一般。

    以至于她想都不敢想。

    可当她心灰意冷,对一切都不抱热情和希望时,他出现在她的视野中,带她脱离沼泽,对她求婚。

    芳柔轻轻地叹了一声,按捺住心底的激动与亢奋,“我,并不爱你。”

    爱?

    当然爱。

    可戚言商是身份尊贵,能力过人,又神采英拔,绝对优秀的男人。

    她都不干净了,哪儿还配得上戚言商的爱?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