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战阁 > 玄幻小说 > 傅小官董书兰 > 章节目录 第一千二百六十章 下田

章节目录 第一千二百六十章 下田

 热门推荐:
    []

    墨州,皇家农庄。

    傅小官带着武天赐离开了京都长安,来到了这里。

    田野里稻谷已经金黄。

    随行的是霍怀瑾亲自率领的三千卫戍部队,另外还有卓一行、燕北溪以及秦秉中和文行舟这几位老人。

    武天赐第一次离开京都,第一次来到了这广天阔地里,他的心情是雀跃的,他看见了更大的世界,看见了在宫里从未曾见过的那些事物。

    “民以食为天,就像爹给你讲过的那样,吃饱穿暖,这是关系到老百姓的第一件最重要的事!”

    “只有在所有的老百姓都解决了温饱问题之后,才能谈其它、才能谋发展。

    ”

    傅小官指了指那一望无际金黄的稻田,“你看,这些都是农人们精心侍候出来的,从三月育秧到九月收获,足足半年的时间,这些都是他们的希望。

    ”

    “所以我希望你能够牢牢记住,粒粒皆辛苦!”

    “嗯!”武天赐点了点了脑袋,转头看向了他的父亲:“我能去那稻田边好生看看么?”

    傅小官揉了揉武天赐的脑袋,“去吧。

    ”

    武天赐欢快的跑了,就像出了笼子的鸟儿,刘瑾吓了一大跳,他也连忙跟了过去:“小主子、小主子,您可慢点!”

    王强抽着旱烟,一脸笑意的看着。

    “少爷,小人都不知道这是傅几代的种子了,今岁又是好年景,又是个丰收年!”

    “好,走,跟少爷也去田间看看。

    ”

    一行人徜徉在田埂上,夕阳下微风中有淡淡的稻香扑面,田里有农人已经开始在收割了,也有许多的孩子们在田间玩耍。

    王强跟在傅小官的身后,恍惚中他似乎又回到了数年前!

    那时,还在西山。

    那时,西山有个村子叫王家村。

    不知道是哪一天,西山别院来了一位少爷。

    也不知道是哪一天,那位少爷在西山的作坊里酿出了酒,也培育出了傅一代。

    那个叫西山天醇的美酒而今在整个大夏流传,而傅一代的种子经过这么多年的繁衍,它已经种在了大夏的大江南北。

    它的产量震惊了天下,它和少爷后面弄的红薯,不仅仅是解决了大夏的粮食问题,而今还远销到了别的国家。

    有了红薯,农人们开始养猪。

    从那以后,猪肉就成了老百姓们桌上常见的餐食,而大米饭白面馒头更是成了寻常之物。

    犹记得当年在西山王家村,为了填饱肚子一家人都在田间地里劳作,结果每每到了青黄不接之时,依旧得靠野菜为生。

    那时候的村民们脸上皆是菜色,神情更多的是为生活愁苦的沉重,哪里有现在这样日日的欢乐。

    少爷太了不起了!

    他从临江走出,没曾想他走出了如此一条康庄大道来!

    这是大夏之幸!是大夏百姓之幸!

    傅小官依旧觉得自己的骨子里就是个小地主。

    他看见这些金灿灿的稻谷心里就充满了喜悦,看着那些在夕阳下挥洒着汗水却谈笑风生的农人心里就极为喜欢。

    “当年若是没有离开临江,我家的田到现在应该会很多很多了!”

    燕北溪咧嘴一笑:“也说不定已经被宣帝给征收了!”

    傅小官一愕,“他毕竟是我老丈人,如果没有后面的那些事,我解甲归田,他恐怕是不会对我再做什么的。

    ”

    燕北溪没有回答,而是说道:“命运这个东西,你不是曾经给老夫说过还是掌握在自己的手里更稳妥么?”

    “那些事情已经过去,无论如何现在的大夏算得上真正的盛世了……再过个三五年,当乡村振兴计划彻底实现之后,那大夏就真正迎来了盛世!”

    “当年宣帝最大的理想就是开创出宣德盛世,他未能实现,但你实现了更宏大的盛世,想来他在九泉之下,也当欣慰瞑目了!”

    傅小官的脑子里浮现起了宣帝皇帝的模样,他很是感慨,悠悠说道:“要说起来,我走到今天,还真要感谢他!”

    这话有些深意。

    当年在金陵,傅小官作了赈灾方略一文而入了宣帝的眼,从那时候他才站在了庙堂之上。

    而后他凭着自己的本事,当然,这里面不可否认是宣帝想要将傅小官留在虞朝缘由,他一路青云、步步生莲,直到成为了虞朝的定安伯。

    若不是武朝文会的那场大雪崩、若不是后面宣帝对傅小官起了猜忌之心,按照燕北溪曾经所想,傅小官那淡然的性子,他极有可能依旧会留在金陵。

    再不济就算他回归武朝登基为帝,也能和虞朝和平共处,甚至共谋发展。

    这便是造化弄人。

    武长风不惜以一场大雪崩来让自己崩了,也想要傅小官回归武朝。

    宣帝却派了人在荒国意图阻止傅小官的回归,甚至不惜要杀死他,这才有了傅小官下定决心的离去。

    而虞问道非但没有和傅小官重修旧好,反而联合樊国意图遏制武朝,花重平原一战,虞朝灭亡,樊国灭亡,他们成了大夏的垫脚石,从此再不存在。

    时也命也!

    却偏偏又是百姓之幸也!

    就在燕北溪回忆过往的时候,傅小官脱下了鞋袜,挽起了裤管。

    赵厚大惊,“皇上、您这是要干啥?”

    傅小官咧嘴一笑:“下田,割稻谷!”

    “爷啊,您可千万别,这事奴才去,奴才家里曾经是农人,这活儿奴才懂!”

    “你这奴才,你敢说比我还懂?你问问王强他们,少爷我干活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干啥呢!别废话,给我取一把镰刀来!”

    赵厚顿时就懵逼了,却见王强抽着旱烟从腰上取了一把镰刀递给了皇上。

    “你不懂少爷,少爷好这一口。

    ”

    傅小官走向了田里,来到了那些农人们身旁,“乡亲们,我又来了!”

    这里的农人绝大多数都是当年从西山迁来的,绝大多数都曾经见过这位少爷,也知道这位少爷的秉性。

    他们乐了。

    “皇上,您这是要来监工啊!”

    “皇上,小人可记得当年西山的那场暴雨,这都多少年了,皇上您可忘记了怎么收割稻谷?”

    “放心,少爷我永远都不会忘记,来来来,比划比划,我割这一畦,咱们看看谁的速度更快!”

    田野里充满了欢乐。

    霍怀瑾露出了一抹笑容,他看着在田里弯腰挥镰的皇上,觉得这是个不正经的皇上。

    和他当年在金陵时候似乎并无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