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战阁 > 都市小说 > 方sir,离婚请签字 > 章节目录 060 心没数吗

章节目录 060 心没数吗

 热门推荐:
    “可以单独聊聊吗?”沈西山跟苏晚芯他们几个点点头,就算是打过招呼了,然后他就看着江清月,询问着她的意见。

    他们之前其实有见过面的。

    十岁之前,还经常在一起玩,后来,江清月被带到了乡下,他呢,为了学业,事业而奋斗。

    江清月二十二岁的时候,他们其实也见过面,双方长辈就他们之间娃娃亲的事情商量过,那时候,江清月其实也不反对的,是江爷爷突然病逝了,江清月才没有了想结婚的心思。

    沈西山也尊重她,直到现在也没催,而他在外面,也格外的洁身自好,大家都知道,他有一桩娃娃亲,他很喜欢那个女孩。

    可是没有多少人知道,跟沈西山有娃娃亲的女孩是江清月,江家那个正牌的小姐。

    毕竟,江家也发生了很多事情,江夫人意外去世,对夫人痴情不已的江遥川为了江清月另娶了她人,然而,江清月却跟着江家二老去了乡下。

    现任江夫人还挺有福气的,婚后第一年,就给江遥川生下了儿子,她本来以为在江家,可以母凭子贵的,然而,她想错了,江家二老压根就没有因为她生了儿子,就对她另眼相待。

    否则,江清月怕是要被这个继母给欺负死呢。

    “可以。”江清月点头。

    “方夫人,方总今天没有来?”沈西山突然问着苏晚芯。

    苏晚芯跟方凌寒结婚三年了,可是,大部分的人还是叫她苏小姐,依着苏城的身份地位。

    只有少数人叫她方夫人,沈西山就是其中一位。

    任何时候,沈西山都是这样招呼她的,这大概就是,她虽然跟沈西山接触不是很多,但是每一次碰见,她都觉得沈西山很顺眼的原因吧。

    一个人,只要他能拎得清,就不会很讨厌。

    而江疏桐这样的人,讨厌就讨厌太拎不清了,半道因为母亲嫁了个有钱人,打着江家的旗号,就好像自己多优越,多高人一等似的。

    苏晚芯不喜欢一个人,也不是没有原因的,她看到过江疏桐另外一张丑陋的嘴脸,知道她是那种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人,遇上不如她的,就使劲踩,遇上比她厉害的,她能舔着脸的去捧。

    虽说,现在的人,为了生存,很多人都会见机行事,对人的态度也不一样,可很少有人,会像江疏桐那样,那么欺负人的。

    “嗯,他出差去了。”

    “原来如此,那我们先失陪一下。”

    “好。”

    沈西山领着江清月就走了。

    他们走后,就掀起了余慕宸八卦又好奇的心,“苏晚芯,他们俩这是……几个意思啊?”

    苏晚芯笑笑,“还能几个意思?郎情妾意,这你还看不出来啊?”

    苏晚芯就是看好他们俩,甭管他们俩之前有感情还是没感情都好,从她跟方凌寒的婚姻来看,她更加相信,这个先婚后爱啊,肯定是存在的。

    她跟方凌寒之间,她对方凌寒是一见钟情,可她知道,方凌寒对她,绝对是日久生情,是婚后才有的感情。

    所以,她是觉得,江清月绝对可以跟沈西山先结婚来着。

    余慕宸看着那两人消失的方向,沉默良久后,一本正经的说道,“我真的没有看出来,小萌萌,你看出来了吗?”

    “我是个女保镖,能别用这种叠词叫我吗?”秦雨萌抗议了起来,刚才没有反驳,是她极力忍耐的结果。

    可是现在,听着他这样叫,真的是浑身都要起鸡皮疙瘩了。

    “女保镖?我以为你就是个女司机咧,这样吧,你要能当女保镖,你来给我当女保镖呗,我觉着,我这样的抢手货,走哪儿回头率都两百的人,我觉得,我真需要好好的保护一下的,你们说,现在的女孩子,胆子都贼大的,万一……”

    “行了,胆子再大,也不会把你给强了,保护什么呀保护?”

    余慕宸狡辩,“我很差吗?”

    “差不差的,你自己心里没数啊?”苏晚芯是怼他没商量。

    余慕宸:“……”

    余慕宸委屈得很,盯着苏晚芯的小眼神格外可怜,只是,苏晚芯对他是丝毫没有同情的,倒是秦雨萌,每每这个时候,都会对他心生同情。

    那边,江清月跟着沈西山去了一个没有人的小包厢,沈西山要锁门的时候,江清月咳了一嗓子,“那个,这个门就不用上锁了吧?”

    沈西山的手一顿,就依了她,没有锁上。

    “古时候守孝才三年,你这也马上就三年了,想得怎么样了?”沈西山开门见山,直接问她对娃娃亲的意见。

    江清月看向他,心里对他确实很愧疚,她真的没有想到,他会等她这么久。

    “你真的一直在等我?”江清月确实没什么自信,毕竟,在很多人眼里,她就算是江遥川的嫡亲女儿又如何,可她这些年在乡下成长,怎么着也只是一个村姑。

    沈西山这样的身份,这样的地位,如今,他们的世界也都不一样了,他其实可以不用守着长辈一时兴起的那份口头承诺的。

    “不然呢?你以为,我找不到?”沈西山笑着问。

    这两年,随着他年龄迈入三十之后,他也不可避免的被家人催婚了,所以,他不得不过来问她到底是什么意见。

    如果她确实不喜欢他,不肯接受他的话,那他……

    就想点什么办法,让她喜欢他,接受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