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战阁 > 都市小说 > 方sir,离婚请签字 > 章节目录 058 计划之中

章节目录 058 计划之中

 热门推荐:
    苏晚芯领着秦雨萌,苏城有秦筝相伴,四个人,一前一后的进入了今日举办寿宴的豪庭大酒店。

    在大门口签名,送上生日红包,苏城跟苏晚芯,分开给了两份。

    之后,在服务员的引领下,前去主厅给江老夫人贺寿,此刻,江清月就站在江老夫人的旁边,一直乖巧陪伴着。

    直到苏晚芯进来,江清月那张看着谁都一副云淡风轻的脸,瞬间就有了变化。

    江疏桐在旁边看了,都忍不住侧目过去,看到苏家的人一行人过来,而江清月抿着唇微笑的对象竟是苏晚芯。

    这两人难不成是朋友?

    江疏桐看着她们俩,苏晚芯是多高傲的人啊,之前,有多少公开场合,她屁颠屁颠的过去,想跟苏晚芯套近乎,苏晚芯对她都爱答不理的。

    如今,苏晚芯跟江清月两人对看,笑得那么灿烂。

    江疏桐冷笑一声,心里头,憋着一股气。

    “江奶奶,生日快乐。”别人上前贺寿叫的都是老夫人,就苏晚芯上前贺寿的时候,叫得格外独特。

    江老夫人看到别人,露出得笑是得体且庄重,还客气。

    看到苏晚芯的时候,那笑容,要比面对别人更慈祥,甚至还有丝疼爱,不知道的,还以为,苏晚芯跟江清月一样,是她另外一个孙女呢。

    “晚晚来啦?来,给你红包。”江老夫人挥手示意她上前,然后给了她一个红包。

    “谢谢江奶奶。”苏晚芯磕头感谢。

    她的父亲苏城很小的时候,就成了孤儿,自然,她也是没有爷爷奶奶的,跟江清月认识后,江家二老与她也是颇有缘分。

    她跟江清月认识不久,姐妹俩的感情却急速升温,苏晚芯自然就把江家二老当成她的爷爷奶奶了。

    江爷爷去世的时候,苏晚芯也去了,还哭了。

    可那时候,在外人跟前,两人愣是没有过多的交集。

    因为苏晚芯深知,江叔叔续弦的许清茹跟她携带至江家的女儿江疏桐她们娘俩心机深沉,而江家二老把江清月带走亲自抚养长大,也是不想江清月留在江家受继母的欺负。

    毕竟,江叔叔不可能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在家里,那时的江清月那么小,许清茹母女要真的使坏的话,还是小孩子的江清月自然不会是她们两人的对手。

    “不谢,月月,晚晚就交给你了。”

    “好的,奶奶。”

    江清月奉她奶奶之命,带着苏晚芯跟秦雨萌一块走了。

    苏城跟秦筝坐过去,陪着江老夫人聊天。

    江老夫人很喜欢秦筝的性子,如果,她儿子续弦的眼光要有苏城这般好,她也不至于把江清月给带走了。

    虽然这些年,他们老两口不遗余力的栽培着这丫头,但是,乡下的条件怎么也比不上城市的条件好,各种方面都比较差的。

    看看眼前江疏桐的变化就知道了,江疏桐分明才是乡下丫头,可是,因为挂了江姓,加上用他们江家的钱养育着,如今的模样,跟十多年前的模样,完全是两样了。

    可也奇怪,她母亲怎么不着急她嫁人的事情,比他们月月还长几岁,她月月都二十五岁了,她当奶奶的都着急,许清茹竟然不急?

    她听人说,江疏桐瞧上了沈西山,这丫头片子的野心是真不小,有她在,她怎么都不会让这娘俩的如意算盘实现的。

    沈、江两家的联姻,人家要的也是他们江家正牌的大小姐,江疏桐算什么?

    “妈,真没想到,这小月跟着苏家的大小姐还是好朋友呢,让桐桐也陪他们聊天吧,年轻人在一起,话题也多。”许清茹说道。

    许清茹知道老太太不会让她如愿,可她这些年任劳任怨的照顾这个家里里外外,还给江遥川生了个儿子,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在江遥川的心里,她即便不是他最爱的女人,可作为妻子,江遥川还是很尊重她的。

    对她的桐桐,他也做到了一个继父应该做的本分。

    许清茹给江遥川使了个眼色,江遥川看着江疏桐被迫待在他们长辈中间,所聊的话题,她一个晚辈也插不上嘴,还不如放她去跟年轻人聊天。

    他也知道,江疏桐留在这里,也是为了想博得老夫人的好感,可不知道,是不是他母亲跟江疏桐没有缘分,他母亲就是看这丫头不顺眼。

    “妈,就让他们年轻人多聊聊,桐桐,你去吧,你们姐妹也好好培养下感情,以后啊,这奶奶跟妹妹也要正式搬回家来住了。”

    江遥川这么说,也是希望他们家,依然可以像过去那样,家和万事兴。

    他母亲年纪越来越大了,他如今也不放心她老人家再在乡下生活,加上月月也二十五了,苏晚芯跟她同年,人家都结婚三年了。

    “嗯,那爸爸,奶奶,我过去了。”江疏桐早就想巴结苏晚芯了,今天可是老天爷奉送给她的机会啊。

    江老夫人看了看江疏桐,也没搭理许清茹,倒是拉着秦筝,跟秦筝聊天,“秦筝,这晚晚跟凌寒都结婚三年了,他们怎么也不要个孩子啊?还是这二人世界没有过够啊?”

    江老夫人是传统的,她这不是催生,是真的关心。

    “在计划了,现在的年轻人,讲究科学孕育,光是备孕,有的都要提前一年呢。”秦筝是学医的,有些讲究的夫妻,就是这样的。

    江老夫人点头,“是啊,有计划就好啊,这晚晚啊,就是乖,你那宝贝女儿啊,这一次,你这个当爸爸的,可要为了女儿的终身大事上点心咯。”

    江遥川笑笑,岔开话题,“妈,今天是您过寿,其他事情,先不说。”

    “哼,就知道敷衍我。”江老夫人不开心。

    许清茹见状,机灵的把话题给岔开了,这个时候,沈家人也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