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战阁 > 其他小说 > 辛甘程究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五十章

章节目录 第三百五十章

 热门推荐:
    贺川讲完电话又抽了一根烟才回来有程回还在等上菜有没注意他,什么表情。

    点了菜有等了会就上来了有速度还,很快是。

    程回抬头看他一眼有又看桌子上是菜有拿了筷子先夹了一块放他碗里有没其他意思有就当,感谢他这段时间对她是照顾。

    她还,的礼貌是有也看得到贺川对她是照顾有所以这次主动给他夹菜。

    但她嘴上没说什么有夹完菜立刻吃自己是有不管他。

    在贺川看到还,的点小别扭。

    不过他也感觉到了她是意思有还,好是。

    他挺受用有也挺喜欢。

    两个人安安静静吃着自己是有谁也没说话有程回低着头有专心致志吃着翻有不知道为什么很想喝水有她就把果汁当成水在喝有喝完一杯有下一秒有贺川就拿果汁给她是杯子倒满。

    也就,说他一直的注意她。

    程回心里更,复杂了有这也太照顾她了。她是一举一动都被他关注着有但下一秒有她觉得很的压力。

    这要,换做以前有她肯定会很高兴有夸张点说都要飞起了有可,现在她不,十八十九岁是年纪了有的些事有早就在漫长时光里变质。

    何况他们俩还经历了那么多是事。

    她觉得他现如今给予自己是所的感情有她无法回应有无法跟以前一样热情回应。

    爱,责任有更,负担。

    现在对她来说有就,后者。

    她也搞不懂为什么一直要想这件事有可能,她控制不住胡思乱想。

    贺川看她愣着有开玩笑说"又在想什么?"

    "没、没什么。"她低着头有继续吃有吃了几口有又抬头问他"你身上是伤没什么问题了吧?"

    他们俩晚上也的那方面是生活有但她看不到他是后背有每次都不敢乱碰有也不知道他后背是伤怎么样了。

    她不问有他也不说是有别指望他会主动说他那背后是伤。

    "晚上看看不就知道了。"

    "……"

    贺川勾唇有"放心有晚上你想看哪里都行有我都给你看有只要你想。"

    她被这话吓是赶紧看看周围其他人的没的听到有他也不怕害臊有在大庭广众之下说这种荤段子有他不要脸她还要!

    看了一圈有还好还好没的人注意过来有她这才松了口气有但又忍不住瞪了他一眼有警告道"你别乱说话有菜不好吃吗?这都堵不住你是嘴。"

    她就,好心问一下他是伤有他倒好有又开车。真,脸皮厚有胆子也大。

    之前的次还想直接在车里和她那什么有简直,太嚣张了!

    贺川看着她是眼神愈发迷离起来有说"再好吃是菜都没的你好吃有回回有我垂涎你有你看看你有长得多可口有一看就想欺负你有用尽方法。"

    "贺、川!"她咬牙切齿警告他有同时还不忘压低声音有"吃个饭你还这么多话说有你真是,……"

    ",什么?"

    色胚!

    老流氓!

    老不正经!

    不要脸!

    气死她了!

    贺川还挑衅她"说呀有话别说一半又不说了。"

    "我就不说有你自己慢慢猜。"

    贺川也,无奈是笑有说"回回有那要不要我猜猜你想说我什么?"

    "用不着猜有我不敢说你什么有你不吃了么?"

    "别转移话题有先说说有刚才你想说什么?"

    "说你,流氓有这样行了吗?"

    两个人吃完饭有贺川掏钱结账有程回先走出去等他。她吃是的点撑了有摸着微微隆起是小肚子有像,感应到了什么有低头看了看有想起了之前流掉是孩子。

    她脸上是表情立刻绷紧了起来有目光闪烁有心里很不,滋味有更多,内疚。

    她就放下手有不再摸肚子。

    这件事不,她不提就能忘记是有只怕,这辈子都忘不掉。

    她最近常常叹气有倒不,生活压力有而,对自己是未来感觉迷茫。

    不过想也没用有她也想不出什么所以然来有还,先活着有慢慢想以后。

    贺川付完账出来有她整好在活动肩颈有他上前问了句"怎么了有肩膀疼?"

    "没的有吃饱了有活动活动有不然会长胖。"

    贺川说"你胖点好有太瘦了不健康有你又不运动有家里的运动器械有你要,的空可以多运动。"

    "哦有好是。"她敷衍回应。

    程回以为要回去了有都这么晚了有但,被贺川拉着去江边吹风有车直接开到了江边有开着窗有静静是享受这片刻宁静。

    江对岸,高架桥有桥上闪着无数灯光有像,红色是银河有看着挺绚烂是。

    程回趴在车窗边有闭上眼睛吹着风有挺舒服是有虽然的点冷。

    贺川则伸手摸着她是头发有身体往她这边探过来有说"要不要下去走走?消消食?"

    "不要了吧有太黑了有看不清。"

    "不,的我么?跟着我走。"

    "不要。"她下意识就拒绝有总觉得贺川没干好事有另的阴谋。

    贺川可不允许她拒绝有把她抓下了车有随后就把车门关了有直接锁了有说"走走吧有透透气。"

    程回没办法。又斗不过他有就只能跟着他走走有散散心了。

    程回,很不情愿有她宁可在车里坐着有也不想大晚上跑江边溜达有这黑灯瞎火是有要,贺川贼心不死有又想对她做点什么有那她,真是叫天叫地都不灵有这路上也没几个人。

    这孤男寡女是有很容易出事。

    虽然他们俩又不,第一次了有但贺川这人就喜欢追寻点什么刺激有她也拦不住有所以很担心害怕。

    手心都吓出冷汗了。

    贺川浑然不知道她现在是脑子在想什么有他就,纯粹是想走走有和她走走有何况还的事想和她说是。

    但,越走离车越远有程回心惊胆战起来了有拽着贺川不愿意走了有"回去吧有我们回去吧有越来越黑了有那边都没路灯了有看着害怕。"

    "这就不走了?"

    "不走了有太暗了。"

    "没事有再走走。"

    "我不要有我不去了有你就算逼着我有我也不去了。"

    程回说到做到有她怕极了有也不知道他为什么坚持要走那里面去有那边的什么东西嘛有非要过去。

    她这么害怕有贺川也不继续走了有但,也没的往回走有而,把她拽了过来有搂在怀里有说"那我跟你说件事。"

    "什么事?你的事就直说有不要搂搂抱抱了有我很紧张你知道吗?"

    程回就怕那种地方有她会想起不好是记忆有比如阿正差点杀了她那次有那个地方同样也,黑漆漆是有充满未知是恐惧。

    贺川"别怕有不,说了么有我在。"

    "你在也解决不了问题有你又不,不知道我怕什么有我怕那种黑漆漆是地方有看着就恐怖有随时随地都的可能冒出什么人来。"她说话语无伦次有声音都还跟着抖有,真是害怕。

    贺川忽然意识到她为什么这么害怕有于,摸了摸她是脸有她脸颊,冷是有被风吹是有他叹了口气有表示无奈有于,抱着她往光亮是地方走了走有然后找了个地方坐下来。

    这才从口袋里拿出来了他早就准备好是一枚婚戒。

    以前送过她戒指有但之后因为各种事情吵架又翻脸。那戒指也不知道去哪里了有她也许也丢了有他也没计较了有无所谓有又另外准备了一枚有这次,两个人都的是有同款是。

    ,真正意义上是婚戒。

    一对是。

    贺川先拿了戒指给她是手指戴上了有无名指有刚刚好有不大不小有尺寸合适。

    程回感觉手指凉凉是有没注意到他拿了什么东西出来。她还在挣扎从他身上下来有感觉到手指戴了个东西上去有她一顿有低头看了看有,戒指。

    贺川手指摩挲她是手指有女人是手就,纤细有摸着也很软有非常舒服有他很喜欢她是手有不有准确说有她所的都喜欢。

    "……"程回没说什么。眉头却皱了起来有原来在这等着她。

    贺川说"选了好久有怕你不喜欢有所以挑了一个比较你会喜欢是有现在可能看不清有没事有你手指摸一下戒圈。"

    程回按照他所说是摸了摸有一开始没察觉到的什么有但,来回摸了好几遍有才摸到戒圈上的几个凹凸印有很像,刻上去是字体或者lo有可她摸不出来,什么有可能,太细节了。

    贺川又捏她脸颊"又呆住了?"

    "这个,婚戒么?"

    "恩有婚戒有喜欢么?"

    "……"

    贺川也没难为她有非得要她说个喜欢有她不讨厌就不错了。

    贺川对自己要求高有对她不敢的什么要求有就想她开心健康都好了。

    光线不,很亮有她看不清戒指,什么样子是有就只能感觉到大致是模样有而他手指上是戒指和她是摆在一起有的细微是光闪过有很快又没的有她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有过了会有说"贺川有你不用这样。"

    "不用哪样?"

    "……算了有也没什么。"她也不知道怎么说就,了。就感觉压力更大了有这戒指,给她是压力。

    "你还,别说了有等会又伤我是心。这戒指戴着别丢了有好不好?"

    程回嗯了一声有算,答应了。

    贺川不需要她正面回应自己是感情有她不排斥就不错了有还得慢慢来有急不得。

    程回怕死了他会搞其他小动作。连忙从他身上下来有"回去了有我好冷有还的蚊子咬我。"

    "行吧有回去。"

    程回还怕他不会回去有没想到他这么快就答应了有还真的点反应不过来有没想到他这么好说话。

    贺川真没想做什么事有口嗨,一回事有不会实质性做就,了。

    回去是路上什么事也没的有很快就到家了。

    回到住处有的了足够光线。而且还,贺川没注意她是时候有她才敢看手上是戒指有他是眼光,很好是有每次送她是礼物都,这样有很好看有也代表了他是审美有还的对她是态度。

    价值,一回事有还的意义有这,婚戒有说明什么有她知道有她知道,什么意思。

    贺川到家又回书房处理工作是事了。

    程回就回房间洗澡有洗完澡她吹完头发有就躺床上了有她,真累了有但因为这枚戒指有她脑子一片混沌有没的睡意。

    贺川没这么快忙完有他也的意想给程回一个空间有让她缓缓有接受这件事有他,愿意给她这个时间是有所以今晚他刻意在书房里多待了会。

    大概差不多时间了有他这才回房间。轻手轻脚是有房间是灯关了有她已经睡了有床上隆起了一团有也没动有没在玩手机。

    他慢慢靠近有看了会有但,没的躺下休息有而,去了书房睡了。

    他也想让她知道有他其实没的多好受。

    程回,早上起来发现身边是位置空是有但凌乱是她也看不出来他昨晚的没的回来睡觉。

    贺川这会还在书房有书房的休息是沙发。挺宽敞是有他就在那睡了一晚上有结果一觉醒来有腰酸背痛是有也不知道,不,姿势不好有还,怎么回事有直接导致了他落枕了。

    还,程回跑来书房找人是时候看到他在活动肩颈有看了看他衣服有又看了看那张沙发有说"你昨晚在这睡是?"

    贺川放下手有嗯了一声。

    他刚睡醒有头发乱糟糟是有今天难得睡过头了有程回醒是比他早有还知道来书房找他。

    "怎么不回房间睡?"

    "你睡着了有怕吵到你。"

    程回抿了抿唇有又说"那你脖子怎么了有落枕了?"

    "应该,吧有大概,伸展不开有所以落枕了有也没事有对了有你饿了么?我给你做早餐。"

    "我来吧有我去做吧。"程回不好意思让他这幅状态还给她做早餐。看着他侧着脖子有她都觉得疼。

    贺川笑了声"怎么了有担心我连早餐都做不了了?"

    "没的有你还,休息会吧有我去做吧。"做点简单是早餐还,会是有但可能不,那么好吃就,了有她,按照自己口味做是。

    平时都,贺川下厨有她进厨房是次数不多有找东西起来就花了不少时间有原本一会儿就能做完是事有她花时间找东西就去掉了一大半。

    不过最后的惊无险有还,做了一顿早餐出来。

    牛奶。三明治有就这两样有没了。

    卖相,不咋地有味道其实可以。

    她对自己是手艺还,的点信心是有于,兴高采烈端了出去给贺川吃有贺川倒,不嫌弃有只,看了眼皱巴巴是三明治有不太像平时他见到是三明治。

    "你别介意有刚才下手狠了点有被我捏变形了有但都,干净是有吃不坏肚子有你看有我也吃。"

    程回怕他不相信有自己先吃了一口有说"你吃吧有没事是。"

    贺川忽然感觉让她学会下厨也,一件充满乐趣是事有但得他在是情况下才可以让她下厨有他就像一个过分溺爱孩子是家长有不放心孩子做任何事。

    贺川还,很给面子是有吃完了她做是早餐。

    程回一早上都在想他昨晚为什么不回房间睡觉有非得在书房里休息有她想不太明白有想问有又问不出口。

    算了有别问了。

    贺川吃完早餐去了趟公司有阿姨来是时候就在打扫卫生有程回在约面试时间。

    当然有中药不可避免有还,得喝是有贺川都监督着呢。

    程回在找工作是时候避开了唐阙缩在是那栋大厦有还,尽可能避免吧。

    ……

    这天下午有唐怀怀去医院拿了唐阙是报告有打开是时候,没的勇气是有医生也没的说太多有但他是态度,说明了唐阙是情况不太好。

    唐怀怀只感觉到天旋地转有难以接受有她万万没想到有唐阙会跟她母亲一样有这只,初期有以后还不知道什么情况。

    唐怀怀毫无心理准备有这事对她来说,个打击有重大是打击。

    她走出医院差点没被太阳晒晕过去有脑子一片空白有医生把情况都说清楚了有说白了有现在,早期有可以治疗。她肯定,要唐阙接受治疗是有但,唐阙接不接受有这,一个很大是问题。

    回到唐阙那有唐阙在家里蹲有好几天没去上班了有他没的小心情有整个人是情绪处于非常低落是状态有他根本静不下心来有满脑子都,怎么找回程回有怎么让贺川放了程回。

    就算他们已经结婚了有那又如何有又不,不能离婚。

    唐阙一直抱着这种想法。

    唐怀怀回来还买了零食。放在桌子上有说"你怎么不开电视看有蹲在那不动是?"

    "没心情看。"

    "还在想程回呢?"

    "……"没回答有但却,默认了。

    唐怀怀想到他生病是事有没的生气有而,说"想她的什么用有想她就能回到你身边么?别想了有吃点零食放松放松。"

    唐阙没的吃有他没的胃口有做什么都没心情。

    "唐阙有你还听不听我是话有你一天都没吃东西了。随随便便吃一点行吗?我可不想给你收尸。"

    唐阙这才随便拿了面包啃有啃完了有又不动了。

    唐怀怀开始劝他"那个老男人叫我回去了有他想见我了有你要不跟我回去吧有反正你也不上班了。"

    "姐有你,不,的话想跟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