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战阁 > 都市小说 > 沐晚 > 章节目录 第152章:诱敌

章节目录 第152章:诱敌

 热门推荐:
    第152章:诱敌

    沐晚乖巧的回道:“这竹子也分三六九等,不是所有竹叶都可以拿来做竹叶心。能做竹叶心的竹子必然是今年春天刚生的嫩竹,竹节要正好长够七节,采摘也有讲究,必须是秋雨过后,采取第七个竹节上最末端的新叶,叶片上面的纹理要有清晰的二十六道。”

    老太太听了,大为惊讶:“我们后院还有这样的竹子?”

    沐晚笑道:“我也是找了许久才找到这样的竹叶,不然就多做一些竹叶心给大家品尝了。”

    此时,一直沉默的敬安大师突然合掌说道:“老衲倒是想看一看,是什么样的七节竹子才能做出这么精致的点心。”

    沐晚只是淡笑不语,敬安大师是老太太的贵客,自然要由老太太来做决定的。

    老太太对于敬安的话是有求必应,听说他对这竹子有兴趣,立刻笑道:“只是一片毛竹林,凌老爷在世的时候就已经种下了,这几年也没怎么精心打理,倒是荒废了不少,比起敬安大师后院的翠竹不知道要逊色多少。”

    一边的沐锦柔听了,立刻说道:“我昨天还路过那片林子,当时秋风瑟瑟,竹响如笙,当真是好听极了。”

    她才不信沐晚的点心是用竹子做的,还是用什么七节竹,大概又是她胡乱编扯的谎话,倒不如让大家都去竹林看看,当场揭穿她的谎言。

    老太太点点头:“那就请敬安大师移步到竹林吧。”

    敬安笑笑:“贫僧正有此意。”

    于是,大家也纷纷起身去竹林找七节竹。

    敬安大师由刘管家陪着走在前面,老太太落后了一些,同身边步行缓慢的凌慎行说道:“希尧,我也正好有事跟你商量。”

    “什么事?”凌慎行心不在焉,有意无意的瞥向沐晚,她走在最后,离他很远一段距离,好像故意避开他似的,反倒是沐锦柔服侍在老太太的身侧更显亲昵,看他的眼神也充满了妻子对丈夫的爱慕。

    老太太自然也不会避讳沐锦柔,还笑呵呵的拍了拍她的手背:“当然是雪秋的婚事。”

    凌慎行这才正色道:“婚事?雪秋不还在上学吗?”

    “我当然知道她在上学,但有些事宜早不宜晚,我看锦柔的弟弟文柏就不错,相貎英俊,谦逊有礼,将来也是前途无量,而且……他们两个人也是两情相悦,前不久还瞒着我们大家一起去看灯会。”老太太压低了声音,生怕被后面的凌雪秋听到。

    看灯会?凌慎行皱眉,竟然还有这样的事情。

    雪秋毕竟是没出阁的姑娘家,这种事情传出去也不好听,而且,他对那个沐文柏的印象并不好,做作轻浮,善于掩饰,又是心思深沉攻于心计的,这些别人未必看得出来,就连一向精明的老太太也被蒙蔽了。

    他下意识的看了沐晚一眼,她正同身边的雪秋说话,眉梢间带着淡淡的笑意,似乎觉察到他的目光,她抬起头。

    凌慎行正要欣喜,她的注意力却没落在他身上,又低下头继续和雪秋说笑了。

    凌慎行顿时有些恼意,说了什么有意思的事情能笑成那样,嘴巴都快咧到耳朵根上去了,真是一点形象都没有。

    “希尧。”老太太见他神思恍惚,低声喊了一句。

    凌慎行点了下头:“这事还要问雪秋的意思。”

    “她能有什么意思,都偷偷和人家约会了。”老太太不知道听了沐锦柔吹了多少耳边风,一口咬定自己的孙女对沐文柏早就暗许芳心,这门亲事,她虽然不是十分赞成,可考虑到沐家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沐文柏又是德才兼备,雪秋嫁给他,以后生活殷实安稳是没什么问题的,更何况还有凌家在呢,沐文柏也不敢欺负了雪秋。

    凌慎行看了一眼沐锦柔,她一直带着笑,此时被他一看,那笑容不由就僵硬了几分。

    她心里有鬼,这男人的眼神又像是能洞察人心一般,实在是令人心慌。

    沐锦柔索性低下头,用搀扶老太太的动作掩饰自己的心虚。

    “对了,文柏怎么没来,也应该让他看看这七节竹。”老太太笑着问。

    沐锦柔乖巧的答道:“他请了一个德高望众的掌柜教他做生意,白天去人家的店铺里学习,晚上回来看帐本,忙得我都见不着了。”

    这句话的声音不小,就连走在大后面的沐晚都听见了。

    她不由嗤之以鼻,沐文柏要是有这样的劲头儿,也不会去结交那些狐朋狗友了,这样的理由只有老太太才会信。

    老太太果然赞许的点点头:“文柏这么好学上进,我也放心了,你父亲说过,文羽从军,将来沐家的家业还要交给他去打点。”

    想想沐文柏将来做主沐家那么大的产业,把雪秋嫁过去也是不错的。

    “希尧,你的意思呢?”老太太知道雪秋是他最疼爱的妹妹,两个人又是一个妈生的,亲近是难免的。

    “这件事有待考虑,奶奶还是不要操之过及了。”他没有直接反对,但这话听起来却不太对味儿。

    沐锦柔心里不舒服,可脸上依然笑着,她知道凌慎行不喜欢沐文柏,看来想要收服他这个未来的大哥,沐文柏还要再下一番苦功才是,回去之后,他们姐弟要好好思量一番了。

    ~

    沐文柏接到传信,说是凌雪秋约他在竹林见面。

    “果然是按捺不住了。”沐文柏挑了一件灰色的中山装,用头油把头发梳理了一番,对着镜子照了照,果然是风流倜傥,这样的长相,能有几个少女不怀春不动心。

    他这些日子对凌雪秋足够殷勤可又不能表现的太过于积极,就像小火煮青蛙,一切都要循序渐进。

    凌雪秋单纯没心机,已经认定了他这个朋友,只要再稍加引诱,离成功也就只有一步之遥了。

    这不,三小姐已经邀请他去竹林幽会了,孤男寡女,干柴烈火,如果她稍微表现出一点喜欢他的意思,他就不介意用一些亲密的手段收服她,女人多数都是这样,嘴上说着不喜欢,身体却是很诚实,以他的高超技巧,一个法式热吻就能让她春心大动,从此对他死心塌地。

    沐文柏想到此,又往身上喷了点男士香水,这才意气风发的往竹林去了。

    凌家的这片竹林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竹子生得密密实实实,中间有一条林荫小路穿过,两旁砌了许多形态百出的宣湖石,据说这宣湖石是从宣湖的湖底打捞上来的,经过近千年的流水侵蚀,早已形成许多千奇百怪的形状,有的如同猛虎下山,有的如同神仙漫步,座落在这片竹林当中相得益彰,十分精致。

    沐文柏顺着林荫小道一路前行,脑子里还在想着一会见了面该说什么话,要怎么说才够煽情。

    他又环顾了一眼四周,竹林密布,几乎密不透风,三小姐选的这处地方还真是偷情的好场所。

    想到一会儿将要发生的事情,沐文柏不由加快了脚步。

    绕过一块万花盛开的宣湖石,眼前便有一处空旷地,此时正背对着他站着两个人。

    沐文柏皱了皱眉头,眯着眼睛看过去。

    “谁在那里?”

    那两人闻声转过头,都是四十几岁的模样,一身粗布的打扮,男的穿着一件掉了色的灰布长衫,女的穿着颜色暗沉的粗衣粗裤,头上还系着块手帕。

    见到这两人,沐文柏不由大惊,“你们……你们来这里做什么?”

    那男的露出悲愤的目光,指着他怒道:“畜生,你还我们的女儿。”

    ~

    老太太一行人陆陆续续的到了竹林,此时正值秋日高爽,竹林翠碧连天,竹声簌簌,又有稀有昂贵的宣湖石遍布其中,景色十分壮观。

    老太太其实已经很久没来了,这片竹林当初是老太爷为她所种,触景生情,她怕自己太过悲伤。

    现在看这竹林依然长势茂盛,葱葱郁郁十分喜人,她也觉得脸上有光。

    敬安大师双掌合十赞道:“老夫人真是过谦了,茂林深篁,美不盛收,比起我那小院子不知道要壮观多少倍。”

    老太太也笑道:“我也是许久没来了,都不知道这竹林长得这么茂盛。”

    “嫂嫂,你所说的七节竹在哪里啊?”凌雪秋一脸好奇的追问,她要采到带有二十六道纹理的新叶,让嫂嫂给她做竹叶心吃。

    “真是馋嘴。”沐晚笑道:“七节竹可遇不可求,想要寻到它,还需要心平气和,足够虔诚才行,你这么聒噪,不把它吓跑了才怪。”

    凌雪秋一听,立刻捂住了嘴巴。

    老太太和敬安大师走在前面,敬安大师兴致勃勃,一心想要寻找七节竹,其他人跟在后面,步履轻盈,好像真怕把七节竹吓跑了。

    凌慎行往后看了一眼,正巧沐晚也抬起头,四目相对,她虽然很快别开了目光,但凌慎行还是从她的眼中捕捉到了一丝别有深意的目光。

    他微微蹙眉,这鬼灵精有意把他们引入竹林,究竟想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