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战阁 > > 叶朝歌卫韫 > 章节目录 第17章:清溪街

章节目录 第17章:清溪街

 热门推荐:
    刘嬷嬷和陈嬷嬷皆是当年祁氏的陪嫁嬷嬷,在祁氏面前十分得脸,也深受祁氏的信任和敬重,这两位嬷嬷虽然素日里十分严肃,但人却是极好的,故而,竹风她们亦是打心眼里敬重。

    此次见到刘嬷嬷倒在地上,当下就急了,她年轻,摔下就摔下,也没什么,可刘嬷嬷不同,年岁摆在那。

    刘嬷嬷借着竹风起身,摆摆手,“我没事我没事……”

    站在那缓了缓,然后推开竹风,急急忙忙的进了正屋。

    竹风疑惑的眨眨眼,还从未见过刘嬷嬷如此慌张的时候,可是出了什么事,想了想,也急匆匆走了。

    而此时屋内,刘嬷嬷见过礼后便将其他丫鬟遣了出去,直到房门关上,方才上前,“小姐,有消息了。”

    闻言,叶朝歌意外的扬扬眉,起身去了内室,“嬷嬷,你说吧。”

    刘嬷嬷点点头,压低声音道:“老奴派出去的人传来消息,老爷这些年最常去的便是清溪街,老奴的人去清溪街查探,什么也没查到。”

    “小姐恕罪,是老奴无能。”

    叶朝歌将刘嬷嬷扶起来,摇摇头,“与你无关,那人能隐瞒这么多年不被人知,又岂是一朝一夕就能查到的,不过这么短的时间,能查到清溪街已经是很大的收获了。”

    看来,那外室与那私生子就住在清溪街了。

    叶朝歌一点也不怀疑这个结果的真实性,刘嬷嬷在内宅几十年,手头上必然有几分人脉,而且,依着刘嬷嬷的性子,若非消息准确,她是不会来告诉她的。

    前世,她知道外室与那私生子的存在时,是在他们进门后,故而,并不知道在进国公府之前,他们生活在哪里。

    现在却不同,她有前世的经历,提前得知了他们母子的存在,一切自然也就要从头开始。

    在昨日与刘嬷嬷一番交心后,她便让其去调查,只是没想到,不过一个晚上,就有如此大的收获。

    虽然只是笼统的位置,但这也足够了!

    “其他的继续调查,不过不用着急,慢慢来,但是切记,莫要打草惊蛇。”

    “是,老奴明白,小姐放心。”

    “还有,此事只有你知我知,母亲和兄长那边,切不可透露半个字。”

    祁氏性子在那,若让她知晓此事,必是一记沉重的打击,而叶辞柏藏不住话,他要是知道了,祁氏也必然会知道!

    而且,依着他的性子,必会闹出个天翻地覆,如此一来,那外室母子必然会出现在太阳下,届时,定是要被接回府里来的。

    而叶庭之,也只会被人指点一番,并不会伤筋动骨,如此这般,岂不是太过便宜他们了!

    “老奴省的,请小姐放心。”

    正在主仆二人说话间,外面传来祁氏的声音。

    叶朝歌疑惑,方才竹风不是说母亲今天不过来了吗?

    刘嬷嬷一拍大腿,“刚才老奴与竹风撞了个正着,想来是那丫头瞧着老奴的脸色不对劲,回去同夫人说了……”

    叶朝歌没想到还有这一茬,“待会见机行事,莫要露出马脚。”

    “是。”刘嬷嬷郑重应下。

    之前,她是猛然间得知叶庭之有可能在清溪街养了外室,心情复杂一时恍惚,此时经过一番沉淀,已然平静了下来。

    而且,也不知道是她的错觉还是什么,总感觉在与小姐一番对话后,她莫名的觉得十分安心。

    即便要面对夫人,她的心也感觉稳得很。

    “母亲您怎么来了?”叶朝歌带着刘嬷嬷迎出去。

    祁氏的来意,果然正如刘嬷嬷所想的那般。

    叶朝歌笑了笑,宽慰道:“嬷嬷只是不太舒服,没有什么大事,倒是让母亲忧心了。”

    祁氏性子单纯,叶朝歌说什么自然也就信什么,当下也就不再多言,不过既然来了这一趟,自然不会立马回去。

    拉着叶朝歌坐下,细细询问:“我给你派的那几个丫鬟你可还使得?”

    早在叶朝歌回到国公府的第二天,祁氏便给叶朝歌派了使唤的人,刘嬷嬷自是不必再说,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嬷嬷并两个丫鬟。

    这三人是刘嬷嬷和祁氏一起选的,心性人品上自然是过关的,最关键的是,她们背后干净!

    嬷嬷姓王,叶朝歌让她掌管一甯苑上下,两个丫鬟分别是青岚,青茗。

    这三人对于叶朝歌来说皆是极为陌生的,虽然刘嬷嬷说她们干净,但叶朝歌还是想多观察一番,看看她们的心性是否能为她所用。

    故而,这几日,她一直不曾真正用过,身边只留刘嬷嬷一人。

    “挺好的,只是女儿在回来的一路上一直得刘嬷嬷照顾,一时习惯了。”

    “那倒不妨事,再慢慢习惯就是,若是不得用就同娘说,娘再给你换便是。”

    交代完下人的事,祁氏主动提起了即将回来的老夫人她们。

    将老夫人的性子大概说了几句后,祁氏便道:“歌儿,你只需记得一点,你是国公府正儿八经的嫡女,在这府上,谁也越不过你去,倘若是受了委屈,便跟娘说,为娘再不济,也是这国公府的主母,再者,你的背后还有你外祖,没人能欺得了你!”

    祁氏即便再软,再不济,近日府上的流言还是知道的,而且,对于老夫人这个婆母,相处这么多年,她自是了解几分的。

    生怕自己好不容易失而复得的女儿受到委屈,方才说出如上一番话来。

    送走了祁氏,叶朝歌便带着刘嬷嬷转身回了屋。

    “嬷嬷,你与陈嬷嬷交好,找个机会私下提点她两句,不管她用什么手段方法,必须看顾好母亲的身体!”

    闻言,刘嬷嬷心下一惊,“小姐,您的意思是……”

    “你别想太多,我只是这么一说。”顿了顿,叶朝歌悠悠叹了声,“我这人,凡事讲究个万一,多做一手准备没有坏处。”

    刘嬷嬷也不再多想,应下,“小姐放心,老奴省的,说起来,老奴瞧着夫人的脸色越发的好的,估摸着是小姐回来了,夫人心中的那块心病也慢慢解开了吧。”

    天色逐渐暗了下来。

    国公府的大门处却早早的点了灯,照亮了一方天地。

    祁氏携一双儿女候在大门口,等待老夫人的马车归来。

    不一会,街角处行来两辆马车。

    来了!

    叶朝歌捏着手帕的手指不自觉的紧了紧,身子有一瞬间的紧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