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战阁 > > 许稚孟约 > 章节目录 第3章 他有多受欢迎

章节目录 第3章 他有多受欢迎

 热门推荐:
    (3)

    十点过十分,这节是口语课。

    这个来自英格兰的外教,正表情异常丰富地用标准的伦敦音朗读难懂的句子。

    许稚撑着下巴还陷入在孟约的情绪里,她刚刚在贴吧上搜了下,才知道他有多受欢迎。

    她存了张孟约被**的照片。那时还是春天,他穿着长荣的蓝白色校服,站在学校后的樱花树下,一阵风吹来,浅粉色的花瓣唰唰落下,正好拍到少年好看的侧脸。

    他皮肤白,个子很高,身形带着少年特有的单薄。他白色球鞋旁是绿色微黄的落叶和粉色的花瓣,有些怅然若失,又有点点到为止的甜味。

    许稚的心像棉花糖又软又轻,她盯着他校服外露出的那截白净的脖子,怎么办,好帅呀。

    “许稚?”

    “……”

    “许稚!”容茸拍了下她的肩膀,“下课了。”

    许稚转过头,眯着眼冲着她笑,眼睛特别亮,一副春意盎然的模样。

    容茸抖了抖:“求求你收起你这副花痴的表情,不要让那群爱慕你的男生破灭好吗?”

    “可是我真的好喜欢孟约哦。”

    容茸拉着她起来:“行了,去过卫生间再喜欢。”

    卫生间在这栋楼的另一边,要去的话,不可避免要路过孟约的教室。

    许稚管不住眼睛,往他教室里瞟,瞟了一圈都没见到孟约的影子,刚把目光转过来,就看见他站在走廊的拐角处。

    室内温度高,他将黑色的羽绒服脱了,穿了件灰色的连帽卫衣,袖子微微挽起,露出白净的手臂。

    他略微低着头在听旁边的人说话。

    许稚离他有些远,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侧脸,觉得他下颌线极其好看。

    顾一翊不知道从哪里蹦了出来:“许稚!”说话间,拉了下许稚微微扎起的马尾。

    许稚皱了下眉,被一吓,开始止不住地咳嗽。

    “许稚,你感冒了啊?”顾一翊的声音像鸭子一样吵。

    她转身想瞪顾一翊一眼,刚转到一半,被对面跑过来的人撞了下,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两步,右脚跟踩到了一个人。

    “许稚!”顾一翊还在大声叫她。

    许稚没理他,仰着头往后看去,发尾不小心扫到嘴角,而面前的这张脸正属于她朝思暮想的人。

    孟约是怎么突然就站在她身后的?

    许稚来不及细想,因为忽然她心跳得很快。

    本来闹哄哄的走廊突然变得静悄悄的,许稚那双眼睛长得最好看,里面像有星星一样,而此刻正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看。

    她突然在想,他会不会认出自己来,毕竟距离送伞只隔了两个多小时。

    许稚追着他的目光,心跳扑通扑通,又大声又激烈,如果里面是头小鹿,那此刻它奔跑的速度一定超过一百迈。

    孟约只低头看了眼鞋子,那是双白色的球鞋,很新,鞋面现在有了个黑色的印子,很醒目。

    许稚小心翼翼地想说些什么,刚张口就对着孟约打了个很大的喷嚏。

    她捂着鼻子,脸红了,耳尖红了,眼尾也红了。

    他静了两秒,看都没看她一眼,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绕开她,走了。

    跟在他后面的沈嘉鱼回头看了眼许稚,眼睛发亮:“刚刚踩你的是许稚。你知道许稚吗?长荣新校花啊。”

    好像只过了一秒又好像很久,她听见了孟约极为冷淡的声音:“不认识。”

    他的话像杀人于无形的冰刀,插在了她的心口。

    许稚愣在原地,脸上的粉红褪去,呆呆傻傻的,全身的力气都像被抽了出去。

    容茸轻轻拉了下她:“上课了。”

    许稚有气无力:“哦。”

    容茸不忍心,又说:“孟约就这样,超级高冷的,许稚,你不要太伤心啊。”

    许稚吸了吸鼻子,喜欢的人太高冷,怎么办?

    但她好像又更喜欢了,他冷冷的目光扫过来时,她居然不是害怕,而是很想用自己的温暖融化他。

    想到这里,她更加沮丧——许稚你完了,你彻底喜欢上孟约了。

    你真的好欠虐哦。

    沈嘉鱼跟在孟约**后面不敢相信:“你真的不认识许稚?”

    课桌上还放着那把粉色的伞,孟约忽然想起少女打喷嚏的模样,下一秒皱眉拿起伞快步走出教室。

    沈嘉鱼看着他的背影:“上课了,你去哪里?”

    许稚的教室左边有个很不起眼的拐角,不注意的话,压根看不见。

    上课铃已经打了,但她突然被顾一翊堵到这儿来了。

    “许稚,我从开学第一天看到你就喜欢你,一直喜欢到了现在……”少年的声音不大但热烈又真诚,后门的学生好像听到声音,伸着头在往外看。

    许稚刚刚被打击,正站在那儿垂头丧气,突然来了这一遭,她有些反应不过来。

    孟约拿着伞走近了两步。

    许稚穿着白色的毛衣站在阴影里。她的脸很小,长得用沈嘉鱼的话来说就是男生们最爱的那款,又纯又嫩。此刻她仰着头微皱着眉,没说话。她黑色柔软的发丝乖顺地散在脑后,看上去比实际年纪还要小几岁。

    刚刚沈嘉鱼用万分质疑的语气怀疑他居然不认识许稚。

    许稚。

    他黑眸微闪,原来她就是那个让他后座的两个男生讨论了一个学期的人。

    “抱歉,现在以学业为重。”少女的声音偏软,带着清冷的甜。

    许稚说完就想走。

    顾一翊挡在她面前,语气变得恶劣起来:“你别骗我。你是不是喜欢那个孟约?”

    许稚一愣,而后蹙眉不想再理他。

    顾一翊不依不饶要拉住她:“许稚,我是不会放弃的!”

    “随便你。”许稚甩开他,一抬头就看见站在那儿不知多久的孟约。

    她忽然手足无措地呆在原地,嫩生生的脸又有泛红的迹象。

    孟约一只手插着兜,另一只手拿着伞走过来,将伞放到她手里。

    他果然认出她来了。

    许稚急急叫住了他:“喂。”

    孟约脚下一顿。许稚绕到他眼前,背脊挺得笔直,仰头看着他。

    她说:“我叫许稚。”

    他没说话,垂眸看向她。

    因为之前那一幕气氛变得有些古怪。

    许稚继续说:“你叫什么?”

    走廊里突然传来奇怪的响声,许稚下意识眨了一下眼。她看见孟约蓦地勾了下唇,他黑眸深邃,目光清冷,眼神里好像藏了东西,嘴角的笑意未达眼底,却硬生生生出些冷意。

    许稚吞了下口水,忍住想要后退的冲动。

    然后听见他的声音。

    “孟约。”

    窗外梨树枝丫上堆着积雪,清清冷冷带着无边的寒意,可又轻又白,散着无限的春意。

    就像是孟约的声音。

    “然后呢?”容茸看着许稚拿回来的那把伞,“你说什么了?”

    许稚一边做阅读理解,一边答:“我当然说不认识啊。”

    “啊?”容茸一副你疯了的表情,“我说许稚有仇必报是没错,但是你是不是忘了你喜欢他啊?”

    “嗯?”

    “你这样,孟约怎么可能还和你在一起啊?”

    许稚放下手里的笔跟她分析:“我觉得喜欢孟约的女生太多了,我必须得不走寻常路。我说不认识他,这肯定能让他印象深刻。你想啊,孟约这种又高冷又傲娇的学霸男神,一定觉得我这种女孩很有意思,说不定就记住我了呢。”

    容茸无语:“醒醒吧孩子,谁放着这乖顺可口的小白花不要,非来啃难啃的狗尾巴草啊?”

    许稚不赞同地拱了拱鼻子。

    当时她说完“不认识”三个字后,紧张地抿了下唇,胸口在小幅度地起伏着。

    孟约那双冰冰凉凉的眼睛只轻轻扫了她一眼,错身而过的时候,她感受到了他温热的体温。

    她忽然想到,孟约上的是托福班,按照他的成绩肯定是奔着国外名校去的。

    她必须在有限的时间里,珍惜每分每秒。

    只是,这支高岭之花到底该怎么摘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