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战阁 > > 阮之傅长川 > 章节目录 第二章你比从前快乐2

章节目录 第二章你比从前快乐2

 热门推荐:
    两个男人对视了一秒,傅长川脸色变得铁青,额角的青筋都蹦起来了。可他到底还是克制住了,慢慢地转过身,对床上的阮之一字一句:“阮之,我能捧你到多高,就能让你摔到多重。”

    他是真的发怒了。

    生气的时候千万不要和他对呛,否则没什么好结果。阮之咬了唇,一声不吭,也没看他。果然,他转身就走,没多说一个字。

    阮之靠回床上,看到沈垚的时候,脑子里那根弦铮的一声,彻底崩断了。

    “你怎么还没走啊?”她拉了拉被子,现在已经喉咙痛到没法发脾气了。

    “之姐,不是我不想走,我刚想闪人的时候,你老公就进浴室把你抱出来了。”沈垚无辜地指了指卧室一角的那张贵妃榻,“我又不敢走,只好躲进衣帽间了。”

    “他不是我老公。”阮之揉了揉额角,“前夫。”

    沈垚耸耸肩:“现在怎么办?”

    阮之懒得回答他,只做了个手势,示意他出去。

    她用最快的速度穿上衣服,头发松松散散地披在肩上就出去了。客厅里,沈垚已经给自己煮了壶咖啡,正自得其乐地喝着,抬了抬头:“优优姐打电话来了,说一会儿陪你去医院。”

    她胡乱翻着家里的药箱,心里烦躁,偏偏怎么都找不到消炎药了,也没回头:“让她帮我买些消炎药。”

    沈垚愕然:“你不去医院吗?”

    “我如果是你,就没空这么关心别人了。”阮之淡淡地说,“得罪了傅长川,之前帮你争取的和RY集团相关的商演和代言都没戏了。”

    “我不急,有你嘛!”沈垚笑嘻嘻地说,“之姐,你到底是为什么和他离婚啊?是报纸上写的那样吗?”

    阮之手里的动作顿了顿,语带讽刺:“你觉得呢?”

    “RY集团发言人证实,傅长川已经与妻子阮之离婚……世纪婚礼时星港盛大的焰火还没散去,这场灰姑娘式的婚姻在持续了一年零九个月后,终于还是破裂了。”

    同结婚时的万人瞩目一样,两人的离婚被闹得沸沸扬扬,各种小道消息纷纷出台,霸占了各式头条长达半个月。性格不合是给出的官方说法,此外,最为人津津乐道的,是阮之太过贪财,以及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嚣张跋扈,傅长川终于还是难以忍受,不惜支付了大笔的赡养费换取自由身。

    “我觉得吧……”沈垚琢磨了一下,“新闻里写的还是挺有道理的。”

    “行了,别贫嘴了。”阮之随手把沙发上的风衣扔给他,“保姆车到楼下了,你先下去吧。头发理理,已经联系了媒体。”

    沈垚怔了怔,隐约明白了什么,由衷地竖起了大拇指:“之姐,你可以的。”

    阮之笑了笑:“所以当初你拒绝了日月传媒,选择和我签约,没选错吧?”

    没多久,助理优优带了消炎药过来,阮之吞了两粒就急着要走。

    “可是上次医生说了,短期内要是再发炎,就只能摘除扁桃体了。”优优有些担心,“还是去医院看看吧。”

    现在稍稍吞一口口水,她就痛得像是在吞一块烧红的碳一样,只好说得很轻很慢:“唔,我处理完下午的事就去医院。”

    “可是这样偷拍炒作,我怕……先生真的会生气。”优优跟了阮之三年,自然和傅长川也很熟悉,“刚才他真的来了吗?”

    阮之随手拍拍她的脸,漫不经心地说:“别怕,没事。”

    她先去美容院做了个面膜,闭目养神的时候,美容师悄悄退出去了。

    没躺两分钟,手机就响了。她也没看号码就接起来,是公关部的同事,说新闻已经发出去了,她闭着眼睛说:“微博上的热搜词准备好了么?重点别放错了,是沈垚。”

    “已经在刷了。”对方犹豫着说,“不过,刚才接到了RY的电话,警告说……”

    “什么?”她睁开眼睛坐了起来。

    “意思是不允许有下一次了。”

    阮之回想起刚才傅长川离开时的表情,忽然间有些心虚,想了想,才说:“我知道了。”

    此时的容川机场,连欢已经重新办好了登机手续。她偷偷看了一眼老板,他的衬衣大概是浸过水,湿了又干就显得皱巴巴的,左手的袖扣都掉了,只好随便挽起来,脸色更是比之前难看了许多。显然,和前妻又吵架了。

    过了安检他就径直去了一家机场的男装店,换了件新衬衣出来,随手就把换下的那件扔给了她。

    “长川!”VIP候机室里有人看见他,笑着走过来打招呼,“又上头条了啊?”

    杜江南。傅长川的朋友,也是美星娱乐的总经理,换句话说,是阮之的老板。

    傅长川脸色更加不好看,冷哼了一声就坐下来。

    “啧啧,当初我就劝你别娶阮之。”杜江南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这女人太折腾了,换谁都吃不消。”

    傅长川不接话,冷着眉眼,只松了松领口。

    “……不过,你上午真的去捉奸了吗?”杜江南压低声音问,“他们真在一起了?”

    “你怎么不去问你们公司的人?”傅长川淡淡地说。

    杜江南哈哈大笑,摇头说:“天地良心啊,这几年美星的事我很少管。”他顿了顿,“她一身毛病,还不是你自己惯出来的。”

    傅长川的眉毛微微动了动,那表情看不出是笑是怒,又或许他本就心情不好,仿佛压根没听到这句话,凉凉地说:“你的话越来越多了。”

    催促登机的广播又响了一遍,杜江南这才依依不舍地站起来:“我得走了。过两天一起喝酒啊。”

    杜江南一走,周遭立刻安静下来。傅长川揉了揉眉心,伸手招了招坐在远处的连欢:“什么头条?”

    连欢不敢说,只好递了平板电脑过去。

    标题是很耸动,离婚后再捉奸,配上他出入小区,以及沈垚随后坐保姆车离开的照片,算是增加了不少真实度。他随手又点开微博,阮之的实名微博依旧没有更新,最新的一条是宣传公司旗下艺人电视剧的,下边却罕见地有了几百条评论,清一色都是沈垚的粉丝,有求放过的,有说祝福的,有说更多的是骂她“老牛啃嫩草”。

    连欢斟酌了片刻:“林总那边知道了,也打过电话沟通过……”顿了顿,她小心解释,“这种新闻他们实在是不好压……应该是那边找人偷拍,直接就上热门了。”

    其实不用这样委婉地解释,回来的路上他就已经冷静下来了。

    十有八九,这是她早就盘算好的,专门挖了个不深的小坑等他来跳。

    ——当然,决定要去看她是自己心血来潮。她布置下的那些媒体原本也不是等着去拍他捉奸,或许一开始只是打算炒一下沈垚出入她的公寓而已。

    拍到了自己算是意外之喜,最后敢这样大胆放出来的,也只能是她的安排了。

    想到这里,不知道为什么,心情竟然放松了不少,傅长川揉了揉眉心,挥了挥手,示意他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