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战阁 > 科幻小说 > 神针侠医 > 章节目录 第2051章 碾压

章节目录 第2051章 碾压

“你以为我看不穿你的动作吗,在我面前,不过是雕虫小技而已!”
明阳朔大喝一声,向着上方挥出迅猛一剑,周遭空间尽皆为之扭曲,就连龙渊剑的剑势都受到了影响。
“说的话这么嚣张,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陈飞宇轻蔑而笑,剑势陡然加快,而且在紫色剑芒之上,更缠绕着数条火红色的闪电,像是一条条的雷蛇一样,闪耀出璀璨的光芒。
原先还受到虚空劲影响的剑招,顿时恢复了正常。
明阳朔眼中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陈飞宇竟然……抵消了虚空劲的影响,他……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不等明阳朔深思,陈飞宇那势大力沉的一剑,已经重重地劈在明阳朔的剑身上。
明阳朔浑身大震,感觉到一股磅礴无匹的力道从剑身上传来,虎口顿时被震裂,整个人更是直直的向下方坠落了好几米。
好不容易才稳住身形,明阳朔还没来得及活动下酸疼涨麻的胳膊,眼前雷霆剑芒闪烁,陈飞宇已经再度袭到身前。
这一剑,比刚刚那一剑还要强上一筹,速度也更快,向着四周散发出狂暴的气息。
明阳朔再度挥剑格挡。
“铿锵”一声,双剑再度相交。
明阳朔再度向下方坠落好几米,整条手臂都差点脱臼,只见陈飞宇再度向自己当头劈下,越发的惊骇。
他心知自己再接下这一剑,肯定会受伤,但是陈飞宇来的又快,剑势又猛,除了运用“虚空劲”强行格挡之外,根本就没有其他更好的解决办法。
无奈之下,明阳朔一咬牙,“虚空劲”运转到极致,迎着陈飞宇斩来的剑路挥剑而上。
磅礴的力道再度袭来,明阳朔被震的气血沸腾,忍不住“哇”的一声吐出一口血来向下方栽去,体内五脏六腑好像都移位了一样。
周围众人纷纷惊呼,在施展“虚空劲”的情况下,明二爷竟然这么简单就被陈飞宇给压制住了,确定没开玩笑?
“还没完呢!”
陈飞宇冷冽的话语传来,向着明阳朔坠落下去的方向追击而去,在半空中又是一剑重重地斩了过去。
明阳朔从内心深处升起一股致命的威胁,哪怕身体正在不由自主向下方坠落,但在生死关头,还是激发出了自己的潜力,勉强提起一口真元,再度挥剑格挡。
就在双剑相交的一瞬间,只听“咔嚓”一声,明阳朔手中长剑顿时被龙渊剑斩断。
明阳朔更是受了严重的内伤,如同陨落的流星,向着下方坠落而去,“砰”的一声,在地面上砸出一个深坑,激起漫天的烟尘。
周围死一般的寂静,堂堂明家的二爷,竟然被陈飞宇压制的毫无还手之力,难道,陈飞宇的战斗力,已经到了堪比“通玄中期”境界的水平?
这也未免太惊人了吧?
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陈飞宇缓缓落于深坑的边缘,并没有继续追击,而是轻蔑地道:“看来明家的明二爷也不过如此。”
随着他话音一落,左脚向前踏了一步,一股庞大的气流向着前方冲击而去,将前方笼罩在深坑周围的烟尘尽皆震荡开来,露出了里面的庐山真面目。
只见明阳朔躺在深坑的中心,手中持着半截断剑,嘴里吐的鲜血已经将胸前衣襟给染红了。
虽然没有死,但他明显受了不轻的伤势,恐怕已经不能继续和陈飞宇战斗了。
由此可见,刚刚陈飞宇那几剑的威力是何等的强大。
以至于就连“通玄”初期的明阳朔都难以承受,差一点就被直接劈死。
此刻,听到陈飞宇的话,明阳朔强忍着伤势站了起来,嘴唇嗫喏了几下,刚想说话,突然“哇”的一声,又吐出一大口鲜血来。
明家众人脸色变得十分难看,原先为明二爷加油鼓噪的气势也消失不见,陷入到了一片死寂当中。
陈飞宇嘴角轻蔑的笑意越发的明显:“其实你应该自傲了,至少,你挡下了我好几招才落败,而且还没有死,在‘通玄初期’的所有强者之中,你的实力应该能够算得上名列前茅了。”
“陈飞宇,你休要张狂。”明阳朔深吸一口气,强行压制住体内的伤势,只是脸色又白了一分:“别以为击败了我,你就真的能将明家踩在脚下了,今日,你注定一死!”
“说这么大的大话,不知道的人,还会以为败下阵来的是我呢,等你待会儿死在我剑下的时候,希望你还能保持这份自信。”
陈飞宇说罢,手持龙渊剑,迈步向着深坑追中的明阳朔走去,宛若是夺取性命的死神。
明阳朔对一步一步走来的陈飞宇丝毫不在意,就像是他还有底牌,足以保证不死一样,冷笑道:“凭你的本事想要杀我,你还做不到,反而是你会死在明家,因为明家的底蕴要远远超过你的想象。”
“你的底气,应该就是来自于你们明家的家主吧,可惜的是,就算是明家的家主在我面前,下场也会和你一样,死在我的剑下。”
陈飞宇神色自信,脚步坚定,继续逼近明阳朔。
他竟敢看不起家主?
明家弟子们纷纷向陈飞宇怒目而视,像是想要用眼神杀死陈飞宇。
“好一个陈飞宇,竟然比传说中的还要嚣张,我倒要看看,你要怎么击败本尊!”
突然,虚空之中传来一个冷冽的声音,威震四野,远远地传了出去。
这股声音的威势很强,隐隐有一股气吞天下的气势!
明家弟子们精神纷纷一阵,像是重新激起了斗志,高声道:“恭迎家主!”
周围众人脸色微变,知道威震整个圣地的明家家主马上就要出来了,也不知道陈飞宇能不能够应付得了。
明阳朔哈哈大笑,哪里还有半分战败的样子,意气风发地道;“我大哥要出手了,陈飞宇,这下你死定了!”
陈飞宇嘴角翘起嘲讽的笑意:“也罢,我就让你的脑袋在你脖子上多待一时半刻,等你亲眼看到我杀死你大哥,让你体会最深刻的绝望之后,我再杀了你也不迟。”